1. 首页
  2. 金融百科

中诚信托30亿兑付倒数 信托通道风险引爆

[标签:图片]

  杜丽娟

  随着中诚信托“诚至金开1号”信托产品进入1月31日到期兑付的倒计时,信托能否刚性兑付也进入大众视野。

  1月16日,中诚信托公告显示,按期兑付存在不确定性。时隔6天之后,1月22日晚间,中诚再发公告称,“诚至金开1号”集合信托两煤矿项目取得新进展。山西紫鑫矿业集团的交城神宇煤矿取得了换发的采矿许可证;另外,临县白家峁村召开了村党支部、村委会、全体村民代表大会,形成决议一致同意无条件配合并支持白家峁煤矿审批事宜。

  一直以来,包括投资人在内的市场人士都认为中诚此次推介的产品质押率偏低,一旦出现风险将引起投资人的不满,更为重要的是,在主要质押物——煤矿开采权未获审批的情况下,中诚信托募集的产品规模达到30亿元,这成为其刚性兑付的风险点。

  随着交城神宇煤矿换发采矿许可证,质押物安全性提高,使得一旦出现不能兑付的危机时,资产能顺利被第三方接管,从近期频频公布的公告也可看出,中诚已经在为此奔走,但最终能否按期兑付,仍值得关注。

  刚性兑付“潜规则”

  在中诚信托官网,《中国经营报》记者看到短短6天时间,关于“诚至金开1号”产品的公告已经出现了两次,“从到期兑付具有不确定性”到“诚至金开1号集合信托两煤矿项目取得新进展”,公告内容的转变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投资人对产品兑付的疑虑,但随着兑付倒计时的逼近,投资者更关注产品的安全兑付。

  此前,有部分投资者对此质疑,中诚信托作为推介方对质押物的质押率把控较松,相比以往四成以上的质押率,“诚至金开1号”产品质押物估值为100亿元,但最后的质押率不足三成,后期风控管理存在明显的漏洞

  对此,1月16日中诚信托发布《“诚至金开1号”2013年第四季度管理报告》称,信托财产在2014年1月31日前变现还存在不确定性。

  这种不确定性一度让市场躁动。

  如果不能兑付,信托产品计划书中的抵押物则成为唯一的还款来源,但在公开的信托计划书中,可以看到信托计划的第一还款来源主要是通过振富能源旗下拥有的四座煤矿(神宇煤业公司、黄草沟煤业公司、三兴煤焦公司及杨家渠煤炭公司)和一座洗煤厂的预期收益来体现,由此可以看到,能否获得煤矿的开采权成为产品后期安全兑付的保障。

  1月16日的报告指出,交城神宇煤矿换领长期采矿权证的申请仍未得到山西省国土厅的批复,白家峁煤矿的报批手续仍在办理当中,但仍未得到政府的批复。

  北京某信托业人士表示,从公开资料看,信托计划中还款来源出现问题后,抵押物也相应“贬值”,加上煤炭行情处在下行阶段,在不到20天的兑付节点,难免让投资人担忧。

  不过,短短6天之后,上述信托产品的质押物却发生了质的变化。

  1月22日,中诚信托再发公告称,山西紫鑫矿业集团交城神宇煤矿取得了换发的采矿许可证。临县白家峁村召开了村党支部、村委会、全体村民代表大会,形成决议一致同意无条件配合并支持白家峁煤矿审批事宜。

  “对于投资者来说,从公告内容的变化似乎也看到了一些转机,在大限来临之际,中诚正极力奔走,一方面是保证投资人变现,另一方面整合资源提高质押物的安全性,一旦出现兑付危机,后期资产处置时也有保证。”某信托业人士表示。

  在该人士看来,所谓的刚性兑付其实只是信托行业的潜规则,目前看来,没有一个案例出现难兑付的风险,如果出现风险,很多时候采取延期兑付。“信托公司按照等同的收益来支付投资人,通过延期几个月时间兑付来周转资金或完成第三方资产接盘,最终变现偿还投资人收益。”

  打破规则的代价

  此外,1月22日的公告还表示,中诚信托正积极寻找潜在投资者。目前,受托人正在与有意向的若干投资者商谈。

  上述信托人士分析,此举可以看出中诚为安全兑付正各方奔走。“对中诚来说,安全兑付不仅仅是一个数字问题,更重要的是这款产品一旦出现风险,会牵扯其他产品的兑付,可能会发生连锁反应,最坏的情况是所有产品面临风险,所以不论付出怎样的代价,此次也会实现安全兑付。”

  此前有消息称,中诚信托一直在全力推动激活振富集团相关资产,其中就包括交城神宇煤矿的换证。目前杨家渠煤炭公司(即内蒙煤矿)100%股权已经转让,并与受让方签署了相应的转让协议,但截至2013年12月31日,内蒙煤矿的股权受让方已经向振富能源公司支付转让价款2.6亿元,尚有9000万元转让款未予支付。但是,这笔总计3.5亿元的转让款并非全部能够进入信托专户。

  “诚至金开1号”信托计划去年三季度管理报告显示,截至2013年9月30日,信托专户共计收到振富能源公司划付的内蒙煤矿100%股权处置所得价款仅7100多万元,而在今年1月16日发布的第四季度管理报告中,并未公布这一数据的最新情况。

  这成为该产品存在兑付安全的一个风险点,不过在信托业人士看来,中诚不会为了区区30亿元产品的兑付风险而引爆刚性兑付的导火索。

  记者根据中诚信托官网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中诚信托正在运行中的产品有73款,规模为353亿元,到期时间集中在未来三年内。

  上述人士分析称,对于中诚350多亿元的信托产品来说,上述30亿元的产品虽然作为个例来说,规模很大,但是从公司所有产品规模看,仍只是个小数字。“中诚没必要为30亿元的兑付,而引起其他投资人对其正在运行中的350多亿元产品质疑,所以很难判断说中诚此刻没有与工行在协商兑付方案。”

  作为一款集合产品,工行曾表示不会为产品兜底,让市场再次对通道业务产生怀疑。

  有业内人士称,银行和信托公司在发信托产品时,通道费一般是平分,但是在具体案例中,基本上采取谁费用高谁相应承担责任多的原则,关于责任在信托计划书中都有明确的分工。

  此前,有数据显示,2012年发行的140款煤矿信托产品中,实际发行规模超10亿元以上的有9款信托产品,6款产品的托管银行为工商银行。

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转载,不代表本人立场,若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第一时间删除,谢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enguang.com/baike/7de49f78bd6634d257cbf45a.html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