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金融百科

王德明不自杀了:曾将“遗书”主动转发到朋友圈和媒体群 称“此文一定会火”

王德明不自杀了:曾将“遗书”主动转发到朋友圈和媒体群 称“此文一定会火” 王德明,来源:孤独九剑王德明微博

  “勇敢活着,比什么都强。作为创业者,就必须承担创业失败带来的所有后果。留下遗言要自杀是冲动、幼稚的行为。”

  文| 《中国企业家》记者李秀芝

  编辑| 王芳

  王德明不自杀了。

  9月19日下午,看到王德明发微博“保证不死了”,梁松终于松了口气,接着把王德明的这条微博截图转发到了朋友圈,想第一时间把好消息分享给更多人。

  “勇敢活着,比什么都强。作为创业者,就必须承担创业失败带来的所有后果。留下遗言要自杀是冲动、幼稚的行为”,梁松对《中国企业家》说。

  梁松是北京誉马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誉马生物”)总经理,王德明则是南京昌健誉嘉健康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昌健誉嘉”)总经理,二者曾为中国基因测序龙头企业华大基因在细胞存储业务方面的合作商。

  2015年至2017年,包括誉马生物、昌健誉嘉在内的11家机构与华大研究院(上市公司关联方,2011年承建及运营国家基因库)先后签订了《国家基因库技术服务合同》。由这些合作商采集客户的细胞样本,华大研究院提供细胞存储技术。2018年年初,华大研究院均给他们发送了解约通知,理由主要包括两个:“多次违规使用国家基因库、华大品牌,甚至冒名发表相关言论”和“未完成合同约定目标”。

  在这样的背景下,王德明先后三次发起对华大方面的实名举报,并与之产生多起官司。双方的纠纷持续大半年后仍僵持不下,9月14日晚间,王德明在微信公众号发布遗书,称自己将于9月22日在国家基因库深圳总部跳楼自杀。王德明给自己定的“死期”是国家基因库开业两周年的日子。

  “创业,真他妈的猪不如。中年男人,上有老、下有小,员工跟着你吃饭,客户需要你服侍跪舔,工商税务社保需要你服侍跪舔,社会没有温情,你越处在艰难之中越被落井下石”,王德明在遗书中还写道,其与华大相互诉讼多个案件,在多个城市、多家法院同时进行,一人应付万人集团,不可能敌。他认输了。

  在微信公号后台点击发送遗言后不久,王德明把遗言转发到自己的微信朋友圈,在转发语中写道:“此文,9月22号一定会火”。第二天早上,王德明的遗言发出约10个小时后被举报删除,阅读量定格在18w次。

  鏖战

  王德明与华大互撕的起点在2018年1月,昌健誉嘉收到来自华大研究院解除与其签订的《国家基因库技术服务合同》的通知。彼时,王德明对华大的看法是:耍流氓、不道德、不诚信、不守约。王认为,华大单方面违约不履行义务,合同并未终止,还在存续期

  之后数月,王德明称多次尝试与华大沟通,未果。“他们所有的领导,我几乎都找过了。”

  5月29日,华大基因在《江苏金融时报》上刊登声明,澄清跟昌建誉嘉的关系。王德明对媒体表示,自此之后,其客户纷纷离去,公司陷入瘫痪状态。

  次日,昌健誉嘉把华大科技、华大研究院列为被告,向南京建邺区人民法院提交起诉,要求华大方公开赔礼道歉,在全国范围消除名誉侵权

  随后,王德明将起诉至法院的消息反馈给华大基因。6月10日,王德明接到南京警方的传唤通知,要求其说明一些情况。6月12日,王德明携律师前往公安局。警方对王德明称接到华大基因方面报案,诉王德明等人“私刻公章”。王德明提交公章审批备案的手续后,便回了家。

  王德明认为,警方的“到来”,是华大使然。“华大恶毒到极致,找公安局要抓我们坐牢,兔子被逼急了也会咬人的。”

  “王在性格上不是很成熟,表达方式也有待改善,但在遇到此类事件时,估计每个人都不易冷静吧”,中国社科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贺滨对《中国企业家》评论。他也是王德明的微信好友,在王发遗言后,他留言劝阻未得回复。

  6月13日,王德明写出了第一封实名举报信,王德明在实名举报信称:华大基因以高科技企业名义四处圈地,并以高定价的基因检测等产品项目免费提供相关官员构成贿赂。

  对此,华大基因曾分别在深交所网站和其官网上发了澄清公告和否认声明,又在深圳国家基因库召集数十家媒体开了沟通会。

  7月18日,昌健誉嘉起诉华大的名誉侵权案计划开庭,但因华大研究院日前起诉昌健誉嘉不正当竞争。南京建邺区人民法院认为,双方互相起诉存在关联性,需要等待下一步的综合审理情况。因此,前述名誉侵权案中止审理。

  这一天下午,在建邺区人民法院附近的一家咖啡馆中,《中国企业家》记者见到了王德明夫妇。采访间隙,王德明发起了对华大方的第二次举报,称华大农业董事长、国家基因库主任梅永红“巨额财产来源不明”。

  华大基因方面回应称,梅永红在担任公职期间,清廉、亲民、务实,其个人资产经得起组织彻查。7月2日,华大还在深圳盐田区人民法院对南京昌健及王德明提起侵犯名誉权之诉,认为王德明对华大声誉及华大领导个人诽谤。

  9月11日,华大起诉昌健誉嘉不正当竞争案计划开庭。按照华大的说法,华大相关人员提前飞到了南京,但王德明以妻子引产二胎为由延期开庭。关于引产一事,王德明在遗书中称,自己做了很多挣扎才做出这个决定。“这个世界一点也不美好,爸爸也没有能力保护你。你的妈妈要单独抚养你的姐姐已经很累了,你的爸爸也可以少一些顾忌,去与这些恶棍玩命。”

  这一天,王德明再次举报华大非法行医,使用三无医疗器材,并向江苏省卫健委提交了3255条证据及受害者名单。华大基因则反驳,“所谓的3255条证据指的是华大基因NIpt无创产前检测,该项检测完全符合国家相关法律法规,所使用的器材也都拥有健全资质”。

  也是这一天,王德明称又遭遇了警察埋伏并审讯,理由是损害企业商誉和涉嫌敲诈勒索。华大觉得冤枉,“王先生接受南京警方的问询,却误会其为抓捕,好像法院和公安都是我们开的一样”。

  9月14日,周五,晚上21点左右,王德明发出遗言。

  博弈

  遗书发出去半小时后,王德明把链接默默甩到为昌健誉嘉与华大基因纠纷案而建立的媒体群。在这四十多人的媒体群中,有人倡议一起劝劝王德明,有人则提出“他要的是报道”。无论如何,这两种行动都迅速发生了。

  同时,随着遗书被广泛阅读,这场事先张扬的自杀,在网络上火了。“以为我死后才会被关注,没想到互联网这么强大。微博留言和私信(我)都尽量看,但还是有一万多条未读”,王德明后来在微博中称。他还收到网友对遗言的打赏9672元。“这个钱我也不要,我想捐给我的朋友。”

  梁松在遗言发出当晚,联系过王德明多次,均没有回复。梁松五味杂陈。按他的说法,与昌健誉嘉不同,誉马生物具备本地制备、存储细胞的能力。除了《国家基因库技术服务合同》,其还与华大方签了一份《战略合作协议书》,双方联手建立国家基因库-誉马京津地区细胞研究转化中心实验室和国家基因库京津地区细胞公共样本库。“我受到的损失和伤害,肯定大于王德明。”

  “第一感觉这小子太不能经受创业的压力,第二赶紧发动共同好友对他进行劝阻”,梁松回忆,第二天晚上,两人终于通上了电话。在不到8分钟的通话中,王德明答应梁松考虑不再自杀。

  看到遗言,华大也坐不住了。周六下午,微信公号“华大MEDIA”以一名自称“13个月大孩子父亲”的小编口吻,对王德明索赔1749万元的合理性、华大在此纠纷案种如何维权、华大“基因科技造福人类”的使命都论述了一番,并希望王“珍惜生命,尊重法律”。王则以一篇《蝼蚁的呐喊》 ,对华大“珍爱生命”的回应进行回应。

  进行舆论上的危机公关的同时,华大周末也派出了一位高管飞到山东(王德明老家)与王的朋友见面,希望其对王进行劝阻。9月17日晚上,王的律师又和这位高管通了近一个小时的电话,商量如何劝阻王。

  “一切都可谈”,华大托人带话。知情人士向《中国企业家》透露,这其中包括华大愿意赔1500万元现金(该消息未经华大证实)。但王把中间人拉黑了。“第一,我怕自己做出没骨气的事。第二,怕传话传歪把我弄成没骨气。”

  “为了让你尽快看到,我只能通过微博写信给你”,9月19日下午,朱岩梅公开向王德明表示“只要你答应不伤害自己和他人的生命,诉求合理合法,我愿意和你在任何地方见面,坐下来谈。也愿意以个人名义,支付你的相关律师费用”。

  此时,王德明人在江西。“我感受到母校如此的温暖和强大支持,保证不会干傻事了”,王德明告诉《中国企业家》,南昌大学将为其提供法律支持。

  9月20日下午,朱岩梅等三名华大高管及一名律师来到南昌,与王德明及其代理律师进行了当面沟通。朱岩梅表示,可以解除警察对王德明的限制(此前为防止王德明去深圳自杀,华大已报警),并邀请其一同参加9月22日国家基因库开业两周年庆典。

  从王德明的微博来看,其与朱岩梅的沟通并不顺畅。“你说了太多废话,但我想听的一句没有”。王德明对华大的诉求是:1、公开道歉,恢复其个人和昌健誉嘉的名誉;2、赔钱,赔多少可探讨,也可由法院审判。

  “双方将在法律框架内行动,希望王德明尊重法律,尊重生命,对自己行为所产生的结果负责”,华大方面回复《中国企业家》的采访时称。贺滨则告诉《中国企业家》,估计华大不会道歉,如果华大确有违约,或许会有适当赔款。

  但无论如何,王德明不会死了。在20号与朱岩梅的谈判中,他再次做出保证:不会做傻事。

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转载,不代表本人立场,若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第一时间删除,谢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enguang.com/baike/a4d8197dc77f72d56245692a.html

标签: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