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票正回购双双提量下的市场暗示

  • 时间:
  • 浏览:5

  证券时报记者 朱凯

  早在2月末,市场曾担忧3月份公开市场到期量为全年最高,央行随时会举起上调准备金率的“大棒”。本周以来,市场的风向开始转变这主要是银行间现券收益率大幅持续下行带来的正面效果。更直接的解释是,本周央行的巨量对冲操作,在逻辑上可以替代准备金率上调。

  春节前,市场对“提准”的解释是,它可以替代央票对冲的效果,因为两者都是央行货币政策中的数量型工具。那时候,央票受制于一、二级市场严重的利率倒挂,比如说1年期品种,已连续11周仅能发出10亿元的历史地量。

经济仍处下行通道投资长期可为债券投资新选择—中小企业私募债债券指数化产品体系发展展望标普道琼斯和德银推出人民币指数QE3推出或成压垮债市最后一根稻草冬藏债券 等待春暖花开

  实际上,资金面宽裕的背后,具有一种复杂的“两面性”。其正面影响在于,资金宽裕实质是金融机构手上“余钱”多,投资压力随之加大,对收益率下行的接受程度提高、敏感性降低;其负面影响在于,资金宽裕容易演变为“泛滥”,当央票回笼不济之时,为辅助抑制高通胀,准备金率上调的必要性就自然上升。

  从本周央行公开市场操作的明显转变来看,上调准备金率的时点将有望延后。本周二,1年期央票依旧维持10亿元地量,但随后央行祭出近4个月来未曾使用的天量正回购。当日合计1110亿元的对冲,随即缓和了市场的政策紧缩预期;而今日,央行将要招标超出上周数量30余倍的3月期央票,除了这320亿元央票,如果今日继续增量正回购,本周2050亿元的巨量到期资金,或会得到完全对冲。

  对于本周正回购、央票的双双提量,或许对市场有一个暗示:那就是央行再次上调准备金率最早也会在4月份。

  首先,上调准备金率的边际效应出现递减趋势。从近期货币市场回购利率、债券市场现券收益率等不断回落来看,尽管投资者对央行再次上调的担忧未减,但由于新增信贷受控、公开市场到期量巨大、外汇占款续增等预期的影响,边际效应呈递减态势。数据显示,春节前两个交易日至今,隔夜与7天回购利率的降幅分别达到600个和587个基点。

  再者,避免上调准备金率与银行季末考核因素重叠。央行此次1100亿元正回购期限为28天,实质是将3月份的资金“搬家”到4月份到期。简单计算即为,3月份到期量由6870亿元减为5770亿元,4月份到期量由5060亿元增为6160亿元,两者的数量调位,体现了央行的审慎政策考量。同时,季末银行将面临存贷比考核,央行此举可避免资金需求“撞车”。此外,由于春节前那次准备金缴款,部分商业银行账面曾出现“红字”,结果在央行逆回购“借钱”中付出了不菲的成本。央行这样做,多少有些“安抚”的意味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