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央企员工变相降薪 薪酬不患寡而患不均

  • 时间:
  • 浏览:54

  中石油、中石化、中国移动相继降薪的传闻愈演愈烈,《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发现,部分央企并非采用直接降薪的方式,而是所降部分的收入留至年底,根据效益进行发放,同时,央企降薪并未引发离职潮。

  一位离职的央企高管也表示,引发离职的原因并非薪酬,而是“自由”。

  变相“降薪”

  目前,有传闻中石油各层级要求降薪15%至20%不等。记者从中石油内部人士处了解到,“确实降薪了。”

  但是,这种降薪“也不能理解为完全降薪,只是变成了工效工资。”该人士解释,“工效工资就是,年底根据你完成业绩的情况,把降薪的部分进行补发。实际上,这种发薪酬的方式更科学了。”

  简而言之,“就是,收入低了,拿出一部分作为考核,完成好的话,还会涨回来。”

  该人士透露,中石油很多基层单位早就采用了这种薪酬计算方式。

  此外,记者采访中石化一收入较高的设计部门,该设计部门多次在中石化高层的视察中,被指出是高薪部门。

  该设计部门内部人士向记者透露,“收入确实降低了很多。”而降薪的最主要的原因是,“中石化的设计项目减少了,所以,我们这样根据工作量计酬的部门,收入肯定降低了。” 中石化在年初表示,今年将削减资本支出至1360亿元,同比下降12%。

  前述中石油人士表示,没有出现大规模离职的情况,“还不至于大批离职”。

  在央企职工降薪之前,央企高管已经先行降薪。

  今年1月1日起,被称为“限薪令”的《中央管理企业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方案》正式实施,首批改革将涉及72家央企的负责人,包括中石油、中石化、中国移动等组织部门任命负责人的53家央企,以及其他金融、铁路等19家企业。

  记者采访一位与资源行业相关的央企董事长,该企业名列限薪行列之内,当询问其收入状况,他直接表示:“现在央企负责人大家收入都差不多,每月8000元。”他同时表示,这与其之前的收入相差颇大。

  当记者问及未来年底是否有奖金时,他表示:“业绩好的话,奖金应该会有。”

  据了解,72家央企负责人的薪酬由过往基本年薪和绩效年薪,调整为由基本年薪、绩效年薪、任期激励收入三部分构成。

  不患寡而患不均

  “薪酬是‘不患寡而患不均’。”一位从央企高管岗位离职两年的人士向记者表示,“央企高管拿的降薪后的薪酬,基本也都够花了。”

  但是,“一旦和市场薪酬进行对比后,又形成了很鲜明的差别。”

  据了解,国资委一直认为,央企较低的收入对央企做大做强造成压力。而人社部认为,体制内和市场化的岗位必须形成差异,“不能进了红色保险箱还拿着高薪。”参与高管薪酬改革的人士向记者表示。

  该人士同时表示,“不会出现离职潮。”

  据了解,高管限薪政策由国资委、人社部、发改委等部委参与制定,中共中央政治局2014年8月29日召开会议,审议通过了《中央管理企业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方案》。

  在政策制定前的调研中,由于国有企业负责人具有行政级别,一项调研内容是,企业负责人是否愿意放弃行政级别,变身体制外,获取更高的报酬。“99%的50岁以上的国企负责人都不愿意转变身份。”参与调研的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

  华能一位中层管理者也向记者表示,即便国有企业管理者即将降薪,“但是,我们中的绝大部分人还是会留在企业”。

  国际猎头公司华德士北京分公司副总监周璐璐表示:“很多在国企、央企和公务员系统工作的人员,在外语能力和工作文化上难以跟上外企的步伐,所以,现在也并没有较多的外企需求国企、央企和公务员背景的人才。”

  “只为自由故”

  前述离职两年的央企高管表示,离职并非薪酬原因,“只为自由故。”

  “时间自由,心灵自由。自己想好的事情就可以做决定。”该人士离职后,前往某上市公司担任CEO,在取得较好业绩后,他自行创业,目前获得了两家外企和一家民企的产品销售代理权,被业内称为最成功的转型。

  “是的,很少有人能从央企离职后,获得这样的资源。”该人士表示,“这是对他在行业内的地位认可。”

  “在央企的时候,很难根据自己的想法做出决定,现在怎样处理事务,都是自己决定。”

  他同时表示,从央企到民企的身份转换的关键是“你能否适应环境,你是否有技术在身。”

  华德士周璐璐分析:“国企负责人的资历比较高,经验丰富,而外企能够提供的薪酬需要与其资历和经验相对应,这就要求薪酬较高。这样在行业内具有较高价值的高管,不到万不得已,外企是不会使用的。”

  为了减少薪酬支出,通常情况下“外企会聘用顾问形式的兼职人员,因为外企进驻中国需要这样的人来指点迷津”。

  而更重要的是:“在外企,45岁以上,已经是可以雄踞一方、呼风唤雨的企业老大。对于一个年龄较大的国企高管或者公务员而言,已经很难适应这样的环境,而且外企对这种人的需求很少。”

  “一般离职的人,通常是通过私下的关系进入到民企。”她表示。(来源:中国经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