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股票配资

主营收入下滑1亿,“不务正业”的中青宝这次又给出些什么理由?

主营收入下滑1亿,“不务正业”的中青宝这次又给出些什么理由? 作者/张子龙

  眼下,A股游戏公司密集披露上年度业绩,一些净利润出现较大浮动的企业引发关注。

  数娱梦工厂(ID:D-entertainment)近日梳理部分上市游企2017年度报告或快报、预告后发现,诸如中青宝(300052,股吧)、艾格拉斯、昆仑万维(300418,股吧)、迅游科技(300467,股吧)、恺英网络等,净利润都出现较大变动,其中中青宝的案例尤为极端:   3月21日该公司2017年报显示,在报告期内,中青宝实现净利润5029.67万元,同比大增238.30%;但与此同时,全年营收相比去年同期减17.09%,其中网络游戏等主营业务收入从2016年的3.15亿元减少到2.15亿元,占营收比重则从去年的83.49%下滑到68.80%。

  关于2017年净利润大增,中青宝给出了几点解释: 1、全资子公司深圳宝腾互联已取得初步成效,为上市公司新增盈利点;2、公司处于内部业务优化关键时期并进行新业务领域布局建设和投资文化科技创意项目初显成效。

  从年报来看,2017年中青宝与此前收购的深圳宝腾互联完成了财务并表,报告期内,宝腾互联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097.01万元;另外,2017年公司与凤凰县政府进行合作,共同打造凤凰主题公园项目,目前已完成项目签约及政府投资项目的前期概念设计等工作,年报显示,文旅科技业务的营收是1333万元。

  公开资料显示,宝腾互联的主业是idc机柜租赁等基础服务以及开展运维外包和云化IDC等增值服务业务,可以说,2017年中青宝的净利润增长,主来自于云服务和科技文旅,更准确说是通过财务并表获得的外延式增长,跟自身游戏主业没有太多关系。

(2017年各项营收、成本和毛利率

  而从目前来看,这家公司起家的游戏业务并不好过:在主营业务占比中,网络游戏业务从2016年的83.49%下降到了68.80%,除了手游业务,MMO游戏和网页游戏营收全部大幅下滑,云服务业务7762万元,科技文旅业务营收1330万元;从毛利润看,网络游戏业务整体毛利率比上年同期减4.21%,细分的MMO游戏毛利率减18.05%;而作为新增长点的云服务的毛利也有所下降。

  游戏主业太弱,如何支撑更大野心

  在过去数年游戏公司通过并购重组 “淘金”的阵营中,中青宝始终活跃在一线

  2013年二季度,手游在内的网游板块逆市上扬,当年8月,中青宝即宣布计划以4.4亿元收购深圳苏摩科技和上海美峰数码各51%的股权,进军手游;前者是一家移动终端游戏开发与运营服务商,后者是国际手游供应商运营商,随后,中青宝股价一个月内暴涨141%。

  2016年,中青宝拓展云计算,随机宣布停牌筹划重大资产重组,后调整为现金收购宝腾互联100%股权,后者的核心业务是数据中心业务和运维服务。

  同年,中青宝表示将运用vr技术开发游戏,并推出军事电竞产品《最后一炮》,随后出现强势三连板。

  2016年至2017年,中青宝宣布进军文旅产业,2016年8月与湖南凤凰签署合作协议,共同打造主题公园,项目投资约15亿元。“以游戏技术为支撑、将vr/ar技术旅游产业相融合,打造互联网娱乐与传统旅游产业有机结合的新型科技文化主题公园”。

  今年1月11日,中青宝称公司由全资子公司在海外发行区块链相关游戏,次日,中青宝股价呈现一字涨停,3个交易日内,公司股价累计上涨17.67%。

  行业人士认为,中青宝的这种主流游戏公司之外的发展模式,反映了游戏产业正面竞争的残酷,为了寻求生存空间,不少公司开始寻求曲线突破,比如进军区块链:

  今年1月16日,老牌游戏公司第九城市宣布,正式布局区块链服务业务,将为全球企业提供基于区块链技术的产品开发、海外发行和投融资等服务,九城方面称此举将为全球企业在区块链相关的项目提供全套定制的服务,包括完整的技术解决方案、研发支持,以及在海外的投/融资工作等,帮助企业建立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完整生态。

  另一种规避正面竞争的方式是出海,据伽马数据统计,2017年国内自研网游海外收入82.8亿美元,同比增长14.5%。

  中青宝选择的则是云计算和文旅,以期实现“网络游戏、云服务、科技文旅三大主营业务的相互撑持”。但时至今日,中青宝缺少真正的爆款游戏。

  2017年报披露的主要游戏业绩显示,几款代表性的端游收入均徘徊在1000万到2300万之间;充值流水也捉襟见肘,以某款端游第三季度为例,用户数量429万,其中付费用户仅13000多个,充值流水仅仅457万元。

  高超财技粉饰利润:研发成本资本化

  “太冷门了,很少关注”,一位证券分析师在谈到中青宝业绩时对数娱梦工厂表示,游戏主业的平庸,让这家公司游离在资本和媒体视线之外。

  2017年,证监会发布《关于网络游戏类公司ipo信息披露指引》,对信息披露要求做了更为严苛规定。创新工场运营合伙人林莺认为, “证监会越来越懂游戏行业,游企上市难度增加。”

  目前,包括蜗牛、4399、趣炫网络、多益网络、米哈游、无端科技、乐元素、波克城市、柠檬微趣在内,多家游戏公司都在排队等候IPO,自2016年6月25日发审会批准吉比特IPO之后,近两年再无游戏企业通过审核,去年11月7日,发审会了否决Tap4fun的IPO申请,更是泼冷水。在此大背景下,中青宝这些早年上市A股的游戏老司机股,更有理由让那些资质更好却在排队中的游戏企业感到羡慕嫉妒恨。

  在过往几年,中青宝的财报屡屡遭到外界质疑,其中一项罪名是“把研发成本资本化,扮靓财报”。

  行业人士指出,基于会计的谨慎性原则,一般游戏公司前期研究阶段的成本,应计入当期损益。但在中青宝的财务逻辑里,即便是尚未产生效益的研发,也是公司的远期资产。

  市值风云一位作者指出,2010-2013年期间,中青宝开发支出资本化率为100%,2011年-2013年分别高达91%、92%、85%,如果把资本化率降到50%,对于年利润只有1000万元左右的中青宝来说,这些年将会毫无例外全部亏损。

  此外有行业人士指出,中青宝美化财报的手段,还包括“无形资产摊销、商誉减值、投资收益”等。

  在披露2014年度业绩时,这家公司甚至上演了两度调整净利润的“闹剧”:2015年2月2日,中青宝披露2014 年度业绩预告,预计2014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2602万元至4133万元;2月27日晚,2014年度业绩快报对业绩预告进行了大幅修正,预计净利润约92.15万元;4月16日晚,在披露2014年年报前夕,公司又发布了一份业绩快报修正公告,将净利润修正为亏损2203.59万元。净利润相差2295.74 万元,业绩快报修正公告披露时间严重滞后,中青宝遭深交所点名批评。

  正因为在财报方面的重重疑问,投资人中弥漫着对这家公司的不信任:

  今年3月12日中青宝宣布,原定3月15日披露的2017年度报告,因“审计工作量较大”,延期到21日披露,这在部分投资者交流平台上引发不小骚动,“看来这家公司财务又出问题了”,“丑媳妇还是要见公婆”,有投资者如是评价。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数娱梦工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灯光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转载,不代表本人立场,若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第一时间删除,谢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enguang.com/gppz/0073d560322f95df6cd1be6a.html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