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ICP备16033882号-3

  1. 首页
  2. 股票配资

共享单车火势减弱 专家:制造商靠高端化挽回消费者

  每经记者 吴凡每经编辑 文多

  共享单车的这把火仍在燃烧,只是火势已不如从前。

  在这把火烧得最旺时,一度重塑了自行车行业的产业链,远超行业预期的订单量,让大批自行车整车、零部件生产商(以下统称自行车生产商)的财报爆发式增长,乍一看,传统自行车制造行业似乎又要焕发曾经的活力。

  然而,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在各品牌的互相“厮杀”等不利因素下,大批共享单车品牌相继倒闭,整个资本驱动下的共享单车市场正逐渐进入下沉期。最先感受到共享单车“火势减弱”的,自然也是自行车生产商,区别只在他们骑上的是哪个色号的共享单车。

  通过多家自行车业内上市公司披露的2018年年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上海凤凰(600679,SH)、中路股份(600818,SH)、信隆健康(002105,SZ)的业绩均较去年出现了不同程度下滑,而且就整个行业来看,受到的影响还不仅于此。

  三大原因导致业绩下滑

  今年一季度,久未传出消息的ofo突然登上了“热搜”,原因却是它向上海凤凰偿还了一笔3000多万元的欠款。当年它肯定不会因为这种事情上“热搜”,作为资本曾经的宠儿,那时一轮又一轮的融资让小黄车风光无限。

  如此悬殊的身份对比,也就发生在短短的两三年中。记者了解到,从2017年下半年起,ofo便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而2018年对于ofo来说更是难熬的一年,撤出海外市场、频传“卖身”消息、押金难退等负面消息缠身。

  ofo当前所处的窘境,也是共享单车行业发展遇冷的一个缩影。当多米诺骨牌倒下,自然也压向了上游的自行车生产商。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简单梳理了部分供应商的2018年业绩,就可以看出明显的下滑之势。曾与ofo运营方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峡大通)建立合作的上海凤凰披露,2018年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018.02万元,同比下滑73.73%;为优拜和共佰克等品牌供应自行车产品的中路股份,2018年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06.79万元,同比下滑83.8%,而且该公司自2009年起连续10年扣非净利润为负;另外,与摩拜等品牌有合作的信隆健康,更是在年报中直称“共享单车市场大萧条”,公司去年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也同比下滑76.14%,为1092.51万元。

  在生产数量方面,信隆健康报告期内的共享单车订单量相比上年同期减少90%以上,而因共享单车生产和销售减少,上海凤凰的制造业收入较上年同期下滑了48.79%。

  若排除上游原材料价格波动的影响,仅从共享单车市场对供应链的影响来看,影响这轮自行车生产商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包括但不限于以下几个方面:其一,即上文所提及的共享单车市场的由盛转衰,进而连累自行车生产商;其二,共享单车对传统自行车业务的冲击;其三,一些共享单车品牌方拖欠部分厂商货款。

  市场结构遭受巨大冲击

  当你看到城市里的大街上堆满了颜色各异的共享单车,当城市的某个角落又一次成为“共享单车墓地”,你是否会想到,曾以“燎原”之态蔓延全国的共享单车,究竟投入了多少辆呢?

  信隆健康在年报中给出的数据显示,全行业累计投放共享单车超1000万辆,覆盖200个城市。而交通运输部科学研究院发布的报告显示,2017年我国共享单车总投放量就已超过2000万辆。

  相比之下,以往在中国每年8000万辆的自行车产量中,内需也仅是2500万辆左右。

  不难理解这两个数字的对比,自行车生产商最多在短暂的犹豫之后,就会选择将大量产能用来造共享单车,甚至满负荷生产。

  信隆健康在2018年年报中描述了这么一种现象:共享单车的投放使得国内市场迅速饱和,传统自行车订单需求大幅缩减50%以上。

  对此,记者的理解是,当共享单车满大街时,内销市场的中低档山地车、城市车需求急剧减少。

  信隆健康还提到一个现象:国内自行车组车厂及配件厂纷纷转为制造共享单车,一部分其他行业的制造厂也陆续加入,低价竞争严重,国内自行车行业及市场结构遭受巨大冲击。

  面对竞争,传统大厂也不得不全身心投入到制造共享单车的洪流中——你不做自然也有人做。

  如今再复牌时,上海凤凰看到了这种“偏袒”带来的恶果:尽管共享单车快速发展给行业带来了不少订单,但也给传统代步车的销售带来冲击,行业的盈利水平未得到长期有效提升。

  上海凤凰还表示,2018年以来,作为共享单车主要生产供给方的自行车整车和零部件企业,因共享单车运营企业占用了自行车企业大量流动资金,而受到了相当大的影响,特别是新品研发和市场开拓的投入严重不足。

  高端化或救传统自行车

  如果几家上市公司的数据还不能代表什么,那么可以看看整个行业的数据。

  中国轻工业网发布的信息显示,2018年,中国自行车、助动车及非公路休闲车制造业汇总企业单位数1069个,亏损企业数194个。

  而从整个自行车行业的效益看,根据中国自行车协会统计,2018年1~11月,规模以上自行车企业累计主营业务收入438.1亿元,同比下降14.9%;实现利润11.2亿元,同比下降24.4%。

  当年痛饮共享单车这杯酒的制造商还无法预料的是,在资本退烧后,一些品牌内部资金紧张,合作的生产商也遭牵连。

  比如,上海凤凰业绩下滑如此严重,一个原因就是ofo的“欠款危机”,2018年末,公司累计就其控股子公司(即凤凰自行车)应收东峡大通及其关联公司的有关款项,计提了坏账准备4703.81万元。

  “坏账”也好,市场也好,损失已经成为事实。如今行业或许应该思考的是,喝完共享单车这杯美酒后,如何走好明天的路。

  在经济学宋清辉看来,现在,消费者骑行共享单车的人较多,买或者使用传统单车的人较少。共享单车对于传统自行车行业的冲击短期内难以恢复,长期来看机会也不多。

  宋清辉建议,这些厂商应该通过精细化、差异化运营模式予以调整。在消费升级的大背景下,还可以向高端化方向迈进,以挽回消费者。

 

灯光网声明:灯光网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enguang.com/gppz/dc452e8f0cf990467fe3e2e3.html

标签:

标签: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