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股票配资

除了卖资产之外又搞扶贫和足球 王健林“活过来了”-

  王健林又“活过来了”?

  来源:苏说财经

  1989年,一家名为大连西岗区住宅开发公司的员工正准备大肆庆祝一番,因为公司刚成立,就靠总经理拿下了市政府北门的一块旧城改造项目,做了中国旧城改造第一单,一个月赚了1000万。

  1989年,在河南舞钢担任车间主任的许家印,正在国有体制下干得风声水起。擅长管理的他这一年最拿得出手的功绩,居然是制作了一部展现车间工人高效工作的专题片,片子在舞钢电视台反复播放。3年后,已经在舞钢待了10年的许家印,才离开舞钢南下深圳

  同在1989年,比许家印小6岁的马云,刚从杭州师范学院英语专业毕业。他在杭州电子工业学院(即现在的杭州电子科技大学)担任英文及国际贸易讲师7年后,才辞职创办“中国黄页”。

  在许家印忙于制作宣传片,马云忙着在西湖边开英语角的时候,比许家印仅大4岁的王健林,已经带着停薪留职下海创办的大连西岗区住宅开发公司员工集体外出旅游庆祝他们赚到第一桶金。吃喝玩乐,一下就了20多万。

  1992年,大连西岗区住宅开发公司正式更名为万达集团。

  多年之后,王健林自豪的说:“我的第一桶金,是没有原罪的”。

  这太符合王健林的行事作风了,当了19年兵的他,入伍仅13年就做到正团级干部。守规矩,是他作为军人学到的第一点。

  而这些诸多刻在骨子里的特质,极大地影响了他在万达发展的诸多关键时刻所做的决断,这些决断一点点构建成了千亿级万达帝国的今天。

  1、帝国起点:“守规矩”

  要在地产行业做到这点可不容易。

  早年靠旧城改造建住宅发展起来的万达地产,号称从未行贿。之所以要凸显这点,是因为旧城改造项目,最重要的除了房地产业发展必备的资金周转,就是处理好和政府的关系。而自称从不行贿的王健林,在创业之初就遇到一个大难关,差点没迈过坎。

  万达当时从政府手上拿到一个旧城改造的项目,项目拿到了,那运作起来首先就需要钱。王健林就去找市里安排的银行,申请2000万贷款。前前后后找了这个行长55次,银行门前等、门后堵,甚至直接冲到人家家门口蹲点,也没拿到钱,王健林一度差点精神崩溃。

  拿不到钱项目就开不了工,怎么办?当然,必须是守规矩的做法。

  有高人给王健林支了一招,救了这家刚创立没多久的房地产企业——发企业债,年利率多少呢?20%!债券立即被一抢而空,也将王健林从破产边缘拉了回来。

  而后的万达地产,虽然在发展路径上也遇到过诸多难题,但和创业之初的几次致命打击相比,确实不值一提。经历了创业之初的艰难,王健林性格里专注、坚韧的特质成为了他最大的优势。也正是经历了这般,王健林更多开始思考,如何才能带领企业长远的走下去。

  众所周知,做地产最主要的资源——地皮,由各地方政府掌握,因此,做地产除了能拿到稳定的资金来源,政界的人脉资源往往更决定了一家房企的兴衰。

  其实早在1994年,王健林就找到了一个巧妙的“不求人”、守规矩的解决方案

  1994年3月8日,万达集团入主了刚成立2年的中国足球历史上第一个职业足球俱乐部——大连足球俱乐部,并把它更名为大连万达。

  从1994到1998赛季,万达带着球队几乎称霸国内赛场:在主场保持连续57场不败纪录、四夺甲A冠军……不计其数的荣誉涌向这只当时最优秀的球队,也为大连市政府成功打造了一张城市名片——大连万达。

  当然,除了大连市政府,王健林的万达无疑是受益最大的一方。

  在这几年,万达集团取得了大连市诸多“地王级”的开发用地,同时,万达的品牌知名度也获得了空前提升。据媒体报道,1998年北京一家著名调查公司,在全国八个城市进行了一次品牌知名度的调查,以8岁至70岁年龄段人群作为调查对象,结果万达集团的知名度排在全国前五名,与红塔集团海尔集团排在了同一梯队。

  而诸多种种,很难受说不是受益于万达足球的发展。

  虽然王健林总说,这是源于他对足球的热爱,因为他是个资深球迷。

  中国足球从来都不缺乏球迷。1924年,法国巴黎举行第八届奥运会,赴法勤工俭学的青年邓希贤为了观看足球比赛,不惜拿着衣服到当铺卖掉,换了买票钱。“一场比赛门票至少都要5个法郎,5个法郎就是一天的饭钱,而且看球时坐的位置又最高,连球都看不清楚。”他提出的“足球要从娃娃抓起”,对中国足坛影响至今。1997年,这位当时中国最具分量的铁杆球迷去世。

  1998年,王健林突然宣布万达将永远退出中国足坛。

  王健林并不承认他是在大连市得到了足够的好处之后才抽身走人的,毕竟足球领域确实存在诸多让人诟病的顽疾。每年5000万的重金,王健林砸了5年,说起放弃的理由,则完全是“爱之深责之切”的姿态。

  中国足坛从来都不乏富豪、财团的身影,尤其是地产商。同是做地产的许家印,就更务实。许家印在王健林退出足坛12年后,以一亿元收购因涉嫌假球被罚降级中甲的广州队,并更名为广州恒大足球俱乐部。随后的数年间,许家印带领广州恒大南征北战,拿冠军拿到手软。但许家印不只把球队推到冠军宝座,还把1.4亿年薪请来的里皮输送给国家队,喊出“我和恒大的一切,都是党、国家和社会给的”,最终上了新闻联播

  马云也参与了足球的投入,2014年,马云宣布阿里向广州恒大俱乐部注资12亿,增资扩股后,阿里巴巴将拥有恒大足球俱乐部50%的股权。但马云可能对足球的专注度没有许家印那么高,完全是出于“帮扶”中国足球事业去的。就像他对待支付宝的态度一样:“如果哪一天国家需要支付宝,将随时上交。”

  这一阶段的王健林,一定是纠结的。一方面已有的价值观体系给他的建议是,要守规矩的做生意,而另一方面,对于一直在夹缝中求生存的民营企业而言,能站着实现名利双收,自然是求之不得的。

  但王健林不如许家印和马云聪明,说到底,在中国做生意,政治觉悟是排第一位的。

  这也为王健林日后的“擦走火”,埋下了伏笔。

  2、扩张标准:现金流

  王健林的性格里有诸多耿直的部分,但更重要的是,他是个商人,让企业赚钱是他的核心诉求。1998年的万达经过10年的发展,已经略有积累。对于此时的王健林来说,如何让万达迅速的扩大规模,变成了他彼时思考最多的问题。

  开过药店、办过厂,王健林试了诸多领域后,瞄准了商业地产。

  现在大家看到的,都是王健林如何踩准了商业地产的第一波,但在当时他也踩了不少坑。

  由于不懂经营,造一座楼把低层商铺全部卖掉,结果买的客户经营惨淡,掉转头回来把王健林告了。3年忙于应付官司期间,王健林被逼着当了222回被告。

  现在大家都知道了,商业地产和住宅地产的玩法完全不一样。王健林的“订单式商业地产”概念,是国内首创,绑定了世界500强沃尔玛以及诸多大大小小的商家,给万达商业地产的发展提供了巨大的保障。

  随着万达商业地产模式的成功,大型商业购物中心自带流量和解决就业等成效,越来越受到政府的青睐,王健林也开始成为各地方政府的座上宾。

  商业地产很好地承接了万达的发展,也满足了王健林的两大诉求点:1、现金流;2、话语权。

  而这都是王健林梦寐以求的。这两大诉求点,几乎在日后的万达发展轨迹上,都能寻找到支撑点。

  为何呢?第一,只有扩大现金流,才能在日后更好的利用杆杠拿到发展所需的更多资金;第二,在创业初期经历了一辈子最多的令人窘迫、被人鄙夷的求人时刻,王健林迫切地想要挺直腰杆做生意。

  在商业地产领域深耕了8年后,万达的商业帝国越做越大,王健林也几乎得偿所愿。

  2008年,万达集团总部由大连迁往北京,王健林的办公室正式搬进了北京cbd万达广场。日后这里也成为各地方政府领导寻求万达商业合作,必定要拜访的地方。每年上门请万达的城市就近百个,万达只需要选四分之一的项目投就行了。

  此时的万达发展了近20年,年会第一次在万达自己的五星级酒店举办,商业地产版图开始称霸一方。但也就在这一年,内地楼市刚经历了近十年(1988-2007)大牛市,突然由美国爆发的次贷危机,让一切戛然而止。

  2008年房地产市场有多惨呢?全国房地产销售额比2007年减少30%,一些重点城市甚至下降40%—50%。北京房价累计跌幅达13.6%,广州60%以上的楼盘降价,房屋交易量萎缩近3成。深圳房价更是暴跌,单价直接暴跌30%,甚至出现5000元均价的楼盘,创下了当时深圳市的最低纪录。也是在这一年,因为降价,万科售楼处被砸。

  此时摆在王健林面前亟待解决的难题是,万达如何寻找新的增长点?

  已经完成商业地产布局的万达,持有大量能带来持续现金流的物业。而这些,为近几年万达高杠杆的急速发展,提供了前提条件。

  尝到了甜头的王健林,又瞄准了文化旅游产业:周期性不强、又能持续带来现金流,又可以跟万达旗下的商业地产相结合。

  虽然口头上王健林至始至终都是“文化自信”的,那段时间,王首富的口头禅都是“把中国文化输出到全球”的霸气和自信。但这到底是输出文化带来的自信,还是产业越做越大,富豪榜越排越高带来的自信呢?可能后者还是更多一些,毕竟在在日后万达文化产业已经名扬海外的时候,王健林接受访问时就坦言,“虽然是做文化,但万达只做赚钱的文化产业,不赚钱的文化产业是不做的。”

  持续的高现金背后,是持续扩大的高杠杆。2011年之后,万达商业地产的负债率一直维持在75%左右的高位,到2016年负债高达4205亿元;而根据万达在发行票据融资时第三方评级机构出具的评级报告显示,2014、2015年万达文化的负债率一度超过80%。

  这都是王健林带着万达走向海外“东征西伐”的“副产品”。

  万达出事之后,市场人士曾点评到:之所以出事是因为王老板的膨胀和傲慢、带着万达盲目扩张的结果。

  其实不然。

  早在2004年,万达就提出将企业愿景改为“国际万达,百年企业”。也就是从提出“国际化”到2012年真正走出海外扩张第一步即买下amc之前,王健林已经琢磨这事8年了。

  除了产业规模的扩张,国际化一定程度也意味着话语权。

  王健林需要话语权。不管是万达早期的住宅地产发展,亦或后来转型商业地产,面对政府、合作伙伴,话语权的获取都是王健林所渴望的。

  而随着国际化的推进,王健林也开始得以越来越频繁地露面,在国内外公开场合宣扬万达的理念。

  “万达玩的是空手道,一分钱不出就能挣钱。”

  “万达进入的行业,无论国企央企,都没机会做老大。”

  “今天民营企业已经不是过去了。如果出现一批500亿规模、未来上千亿的企业,民企也能办大事,国企就会彻底没戏。”

  “万达的钱既不是偷的抢的,也不是自己印的,完全是我们自己辛辛苦苦赚出来的。我们自己辛苦赚的钱,爱往哪儿投就往哪儿投。”

  但正是这些王健林好不容易拿下用来扬眉吐气的“话语权”,日后让万达深陷泥潭。

  3、天降横祸:断臂自救

  根据媒体的统计,截止2017年初,王健林已经拥有200多个万达广场、10多个万达城、80多家五星级酒店、1300多家全球影院、2家美国电影公司、1家英国游艇公司、不计其数的名画古玩……

  当时,王首富的风头正劲。但这一切,在半年后突然逆转。

  2017年6月22日,万达、复星集团两大千亿级市值集团同一天遭遇了“股债双杀”。万达系同步暴跌,万达电影(002739)午间收盘逼近跌停,市值缩水超60亿元。

  一切都起源于当日的一则传闻,根据财新报道,银监会要求各家银行排查包括万达、复星、浙江罗森内里在内数家企业的授信及风险分析,排查对象多是近年来海外投资比较凶猛、在银行敞口较大的民营企业集团。

  而万达,则是当时海外投资尤其是对娱乐资产海外投资的典型。

  当时的背景是,2016年,中国企业的海外投资规模出现激增。2017年1月,外汇储备较2016年12月减少123.13亿美元,6年来首次跌破3万亿美元。

  时任央行行长周小川亦公开批评到:“这其中有一部分实际上跟我国对外投资的产业政策要求不符合,比如投一些体育、娱乐、俱乐部,对中国也没有太大的好处,同时在外面还引起了一些抱怨。因此,进行一定程度的政策指导,我们认为是有必要的,也是有成效的。”

  2017年7月17日上午,一份名为《关于银监会口头转达党中央国务院对大连万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六个境外项目处理措施的情况汇报文件》(一下简称“汇报文件”)开始流传。

  文件显示,对万达6个境外投资项目拟严肃处理,其中4个已经完成并购交割的项目,处理方法包括四个方面:

  第一,不能从金融机构融资;

  第二,不得注入万达控股的境内上市公司;

  第三,这些项目发生经营困难,万达不得从境内对其注资,也不得与万达集团境内资产进行重组

  第四,万达集团如拟向其他中国企业出售这些项目,有关部门不得备案、批准。

  对尚未开工的两个项目,在项目报备、外汇、贷款等方面不得予以支持。

  这几乎是把万达海外项目在国内融资的可能性彻底切断了。随后新京报报道称,万达集团六个境外投资项目的融资确已受到严格管控,“汇报文件”内容基本属实。

  一时间万达风声鹤唳。

  股债双杀仅一个月之后,王健林立刻出来面对媒体公开表态,“积极响应国家号召,我们决定把主要投资放在国内。”

  从当初俯视国企的自信,转为更加低调务实,在这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王健林商人属性瞬间重归主位。

  随后,万达进入调整期。

  在2017年7月,王健林出售13个文旅项目给融创孙宏斌套现438.44亿,旗下的77家酒店打包卖给了富力酒店,套现199.06亿。

  同月,柳南万达广场、枣庄万达广场、盐城万达广场及焦作万达广场等四个商业广场的100%股权相继被出售。北海万达广场、抚州万达广场、九江万达广场、雅安万达广场、辽阳万达广场则被民生信托持有。

  2018年1月20日举办的万达集团2017年会上,王健林说:“万达要逐步清偿全部海外有息负债,万达商业h股退市资金也有了可靠方案。万达集团在全球绝不会出现任何信用违约!”

  接着,万达开始大规模抛售资产偿还债务,开启降杠杆之路。

  2018年1月,万达集团宣布,由腾讯联合京东、苏宁、融创等共同组成的财团投资340亿元收购万达商业14%股份。

  2018年2月,万达电影宣布以总价77.94亿元出售12.77%的股权,阿里巴巴、文投控股入局。同月,万达还出售了体育集团旗下的海外资产——马德里竞技俱乐部17%股权。

  随后,万达陆续清空了英国、澳大利亚、美国、西班牙等多处海外资产,接着又出让了万达文化管理100%股权。

  2018年12月,又以27.18亿元价格卖掉了手上唯一的一张保险牌照——百年人寿9亿股股份,收购方是绿城中国。

  2019年2月12日,万达百货把旗下所有37家门店卖给了苏宁易购,据传作价不超过80亿元。

  从买买买到卖卖卖,想必王健林的心态是复杂的。

  从2004年设想国际化,到2012年真的买下AMC开始,到从影院、高端酒店、游艇,到世界顶尖足球俱乐部等泛娱乐公司的一路布局,好不容建立起的“文化自信”,和王健林花了几千亿得来的话语权,一夜间鸡飞蛋打。

  筹划已久带领万达做大做强的国际化之路,如今已被堵死。

  作为曾带领一个欠债149万元、濒临破产的小企业一路冲杀到中国500强的企业家,王健林也绝非等闲之辈。“识时务者为俊杰”,在2017年之后,王健林果断出手:卖资产、清债务、降杠杆,每一步都是救万达于千钧之际。

  王健林当时估计已清晰地认知到:万达当下的关键,已经不是开疆拓,而是转危为安。

  2019年,王健林除了继续卖资产之外,还做了几件事:

  1、扶贫。2、足球。

  2019年4月11日,王健林在甘肃招商引资大会上宣布,将在甘肃投资450亿,其中包括了一个超大型文旅项目、5个万达广场以及3个五星级酒店,扶贫甘肃。

  同月底,王健林决定放弃21年前立下的“永远退出足球”誓言,宣布万达重返大连足球,将斥资20亿建大连青训基地。

  这两件事,恰好许家印和马云也都在做。

  足球自不用说,恒大足球至今还在场上鏖战。

  扶贫上,许家印旗下的恒大定点帮扶的是贵州毕节,据官方说法累计投入110亿元。而马云的另一个身份是阿里巴巴脱贫基金主席。2007年马云成立“阿里巴巴脱贫基金”,承诺未来5年拿出100亿元用于帮助贫困人口脱贫致富。

  这三位前后首富们的命运轨迹时而交错时而分道,但他们关于商界的认识可能都有一些惊人的共识。

  “亲近政府,远离政治”,是王健林的名言。但显然他没有得当处理好企业在不同环境下的不同选择。马云和许家印,比他更理解这句话的含义。在这个商场如战场的环境里,脑子里始终悬着的那根弦如果一旦松动,那给企业带来的就是极不可控的危机。

  王健林的性格特质鲜明、做事果敢、敢于表达……想要什么就简单粗暴地去做,这些特质成就了他,也让他犯下不少企业家不敢犯的禁忌。比如想做全球文化产业,就买下美国第二的影院;想要拿下国内的游乐产业,就到处建万达城,DISS地方政府引进的迪士尼……

  但不管是针对要迪士尼50年不盈利的豪言,还是要带着万达成为推动中国文化走出去的龙头企业,王健林始终是热切地想要带领万达做大做强。

  2019年1月12日,经历了股债双杀1年半后,万达集团公布了其在2018年全年的经营业绩:年收入2142.8亿元,其中万达商管376.5亿元,文化集团692.4亿元,地产集团540.2亿元。几个产业均达到了指标。同时,万达2018年相较2017年有息负债大幅减少30%。

  涅槃重生后的万达,已经渐渐走稳了吗?也许王健林的心里已经很清楚了。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灯光网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转载,不代表本人立场,若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第一时间删除,谢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enguang.com/gppz/dc64cf858296fd4b475717f0.html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