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灯光观点

毕业1年落户3年买房 从事PE最大成就感是“为自己拼搏”

[标签:图片]

  PE行业是座围城,外面的人想进去,里面的人想出来。

  东北重工业基地沈阳,一片与金融业并不搭边的黑土地。

  “投资不过山海关”。生活在这个被VC及PE“排除在外”的省会城市,没有什么比“稳定”来得更让人踏实。

  “毕业后理想的归宿是进政府机关做公务员,衣食无忧,旱涝保收。”公务员家庭出身的王越杰告诉投中网,在离开沈阳之前,自己与PE行业“大概隔了五条银河”。

  己亥年春节,27岁的王越杰回到家乡,“室外零下20几度,但可能在北京经历过‘寒冬’,并不觉得冷。”他笑了笑说道。

  穿越冬日

  2018年末,短短几个月内,他见证了身边近10位朋友从人人艳羡的金领变成了无业游民。

  “各大金融机构都在裁员。”提起这段经历,王越杰的话语中有一丝后怕,也有一丝得意。

  “我比较了解专业领域的业务,毕竟有过几年经验,也能够勤恳地工作。这才避免了刚入职新公司就被裁的命运,一直在这干了下去。”王越杰顿了顿说,“当然,还有很大程度是因为自己的薪酬在同类岗位中并不算高。”

  这家新入职的公司,便是王越杰赶在VC/PE行业暴风雨来临之前进入到的一家TOP 100机构,在业内知名度较高,资产管理规模超过百亿元。

  “虽然市场环境不好,但公司仍然还在投资,尽管比以前少了,但是我觉得在这个人人自危的环境里,公司少投一家企业可能就少一份风险。”他说道。

  在他看来,二级市场的价格大幅下跌影响了他所在公司投资回报预测,而一级市场的估值并没有随即下降,需要一定的市场反馈。因此,价格合适的项目不是特别多。再加上整体经济下行导致标的公司2018年业绩下滑,无法支撑PE对于产品和企业的分析,说服投资决策委员更是难上加难。

  “但是我仍然充满信心,一方面周期迟早会过去的,另一方面估值迟早会降下来的。有了业务,有了奖金,提前还清房贷也就有希望了。”

  这样的信念,是刚刚结婚的王越杰在寒冬中为自己燃起的光亮。

  击破质疑

  “房贷当然要自己背。”毕业三年即在北京买房的王越杰说,自己的家庭不算富裕,但父母却足够开明。

  “父母都是沈阳的公务员,他们一直知道金融行业处于金字塔尖的地位,但对于金融的概念仍然停留在银行的营销和执行岗位,没有其他接触了。”王越杰说道。

  最初,王越杰告诉父母自己的职业时,他们有些不解,但却无条件支持。“那段时间,他们到处找银行里认识的人去打听。有个人对我妈妈说,‘我不知道是做什么的,我就知道你家孩子一定是名牌院校的,投行只要名牌的学生。’”

  毕业于香港某知名院校的王越杰听到后,感动大于欣喜。“有老家的人认可肯定是高兴的,但最触动我的,还是父母的付出。他们愿意大把的时间和心血去了解我的想法和生活。”

  但其他生活在老家的人,却会相对“刻薄”许多。

  他介绍,部分在工程领域读到博士的同学难免会有些极端。他们觉得太多人在北京做金融、做互联网,而自己生活在老家,视野不够开阔,且所在的领域待遇差又非常劳累。

  “他们时不时会在朋友圈里抱怨或者鄙视。”王越杰对投中网说道,“这些人没有意识到这不仅仅是选择的问题,同时也是认知力、能力和付出的问题。我和他们自然也会渐行渐远。”

  王越杰对这些名存实亡的“同学情”看得很淡,却放不下父母的牵挂。

  前段时间,VC/PE裁员潮的报道铺天盖地。他的父母看到后,也会经常在老家跟着揪心。

  “还是有些东北的老思想。他们希望有了房子和媳妇的我要多多注意自己的身体,没必要加班熬夜去拼搏。”王越杰说道。

  新手难当

  “东北的老思想”,却是深植于沈阳人骨子里的东西。

  出于对“稳定”的追求,王越杰在毕业后的第一次求职中,将“北京户口”放在了第一要位。

  这被他总结为“令人屈服的现实”。

  一年的时间,在某家A股上市企业,他成功落户,而后火速辞职,奔向自己喜欢的金融领域。

  “我把自己的职业定位在一级市场的投资岗位,但进入主流PE领域谈何容易。”如今已在TOP 100 PE机构的他回忆起来,依旧感慨万分。“没有任何经验的我只能先在一些小的不知名的机构中任职,得到一定的经验之后再去跳槽。”

  于是,他进入了一家国资背景的小型房地产股权基金。令他欣喜的是,“成为一个入门级的投资经理已经使我具备各种非常专业的知识和技能了。”

  那时,他突然发现,以前做过的初级执行岗位真的只是在“干活”,是在为别人出力而不是为自己拼搏。

  时至今日,“为自己拼搏”依旧是王越杰在PE行业最大的成就感来源。

  “在pe基金中工作也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自己需要不断的学习,因为这个岗位真的天花板很高。”他说道,“对于不同行业的政策的了解、格局及概况的研究、财务知识的学习以及财务尽调经验的积累、模型的搭建、法律知识的学习、企业上市可行性的熟悉,每一项都是一个很大的工程,但是每一项都是必须的。”

  而这些知识也在带给他不断上升的动力,毕竟在金融领域,“知识就是金钱和地位。”

  毋庸置疑,可观而相对稳定的收入,也是王越杰愿意留在PE领域的重要原因之一。

  “对于股权投资而言,那么多投资机构,去任何一家机构工作的内容基本上都一模一样,只不过投资的标准和工作文件的要求略有不同。因此,市场上我的价值可以得到提升,并始终能够得到自己的公允价格,也有自己的议价能力。”王越杰对投中网说道。

  而自己与日攀升的议价能力背后,是专业能力的不断精进。

  在PE领域,基本上从业人员的能力线条分为两种:一种是精耕筛选与执行,做精上市、并购、财务、法律、行业研究;另一种则是拓展资源,人脉,认识更多的人物和大咖。

  哪一种才是立身之本?

  “我认为二者的能力都需要,但是对于年资比较短的人而言,专业能力、执行能力仍然是他获取资源人脉的基石。”王越杰说道。

  “否则,朋友圈里的好友也只能是点赞之交而无法得到尊重。”

  写在最后

  任何一个行业,做的人多了,利润一定就会少了。

  “因此,股权投资基金行业面临的是优胜劣汰,而且是大幅度的淘汰,既是企业也是从业人员。”王越杰分析称。

  如此看来,北京遭遇的寒冬又何尝不是必然。而未来的无数个冬天,王越杰等无数金融从业人员依旧会面临不可预知的行业洗牌。

  “我撑不住了。”一直徘徊在投资周边行业(从事基金后台及行政工作)的李强对投中网表示,“房贷的压力摆在面前,我还是会优先选择薪水高的职位。”

  2018年末,他被上一家基金辞退,回到沈阳过年心情也并不愉快。节后返回北京,他又必须迅速投身于下一轮面试之中。

  在他看来,PE行业是座围城,外面的人想进去,里面的人想出来。

  但王越杰却觉得,“还是因为不够喜欢,足够喜欢的话,它就是最好的。”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王越杰、李强均为化名)

(文章来源:投中网)

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转载,不代表本人立场,若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第一时间删除,谢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enguang.com/guandian/d9750b19b30a98d070ebbda6.html

标签: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