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所有资源皆来源于互联网,本站所有文章观点均不代表站长个人观点,投资理财有风险,请谨慎操作!

广告
  1. 首页
  2. 灯光观点

涉嫌欺诈!私募实控人出逃被通缉

私募产品频频暴雷,刚刚,私募实控人出逃终于被引渡归案了。

广东省公安厅19日通报,广东警方将红通对象、经济犯罪嫌疑人郑某和从希腊引渡回国。这是广东警方首次从希腊引渡经济犯罪嫌疑人,也是“猎狐行动”开展以来,广东警方首次从欧洲国家引渡涉经济犯罪逃犯。

自2016年上半年起,郑某和任职的新华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私募产品频频暴雷。郑某和随即于2017年逃亡海外,公司也进入紧急状态,随时可能解散。

公开资料显示,新华财富为原新华信托旗下新华财富事业部整体公司化后转制而来,成立于2013年12月6日,法人代表为郑孝和,注册资本5000万元,股东分别为新产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新华创新资本投资有限公司。

2014年3月,新华财富完成改制,6月份,获得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资格。

值得注意的是,新华财富的实控人个人资历也极其丰富,在中基协网站发现:

郑孝和曾历任国家计划委员会科员、中国光大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投资部项目经理、中汽财务有限责任公司投资部信贷部总经理、中国进出银行总行财务管理处副处长、广东发展银行北京知春路支行行长、中信银行总行私人银行部总经理助理、新华信托股份有限公司营销总监等多个职位,可见,其在金融领域具有相当丰富的金融行业从业经验。

这么一个履历丰富的人,为什么会混到被下达红色通缉令的地步呢?

涉及非法吸收存款,潜逃境外

据通报,自2017年9月开始,相继有群众向广州天河区警方报案,反映其在辖区内新华财富公司购买的基金产品未如期收到利息,怀疑被骗。

经查发现,2013年12月至2016年6月期间,郑某和等人未经金融监管部门批准,在不具备吸收公众存款资质的情况下,通过公司网站、群发短信、QQ公众空间、微信朋友圈等公开方式,以高额收益为诱饵,向社会不特定人员非法吸收存款,金额巨大,给被害人造成重大经济损失。

而郑某和作为新华财富公司法定代表人兼实际控制人,事发后拒不积极采取补救措施,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并于2017年8月潜逃境外。

应国际刑警组织中国国家中心局申请,2018年7月国际刑警组织对郑某和发布红色通报。

根据北京财新网2016年4月21日的报道,新华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合计约3.53亿元私募产品陷入违约风波。

新华财富掘金系列债权投资基金产品有4只产品出现违约,其中3只产品本金逾期;1只产品目前虽尚未到期,但融资方已无法按期偿付利息。4只产品共涉及自然人投资者180人。据悉,新华财富本金违约的3只产品分别为掘金1号、掘金2号、掘金3号,利息违约的产品为掘金5号。

新华财富相关人士当时的说法是,产品违约主要受经济下走、行业产能过多、经济结构调整的大环境影响。“针对违约情况,新华财富总裁郑孝和以及投行部高管正在与项目融资方沟通兑付事宜,后续可能会有更加明朗的局势。”

不仅在兑付上出了问题,而且还涉嫌欺骗投资者。

涉嫌欺诈:称资金用于无人机采购,实为养老地产

根据上海界面新闻2016年4月21日的报道,新华财富掘金2号基金存在涉嫌欺诈的行为,事实上并不存在无人机采购的项目,募集的款项被用到了养老地产项目上。

62岁的黎万强(化名)是一家制鞋企业的老板,他购买了掘金2号,投入180万元。

资料显示,掘金2号的项目融资方为宁波爱晚它山文化实业有限公司,资金用途写明:为深圳市天海基业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天海科技)购买无人机产品,预期的年化收益率为11%-12%,募集资金8000万元,第一还款来源是无人机销售。项目简介写到,作为深圳市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的独家代理商,公司积极与政府洽谈,目标是在2015年中国国内10亿元的市场中做到3亿元的销售额,销售6万架无人机。

黎万强认为这是一个科技项目,有一定的投资价值,“如果是房地产,我就不买了。”于是,黎万强在新华财富员工周海清(化名)的劝说下买入。

最令黎万强气愤的是,周海清在向他销售的过程中都是以新华信托股份有限公司员工的名义。“信托产品能够实现刚性兑付,而且受到证监会的监管,风控做得很严格。如果早知道是私募基金,我是绝对不会买的。”黎万强说。

据了解,“掘金2号”基金是给宁波爱晚它山文化实业有限公司融资8000万元用于天海科技无人机采购,其中优先级为6000万元,劣后级为2000万元。融资方以52亩土地(评估价格1.59亿元)作为质押,对优先级的融资质押率仅为38%;同时深圳天海科技集团和实际控制人提供了无限连带责任担保。

此前,坊间有掘金2号基金“涉嫌欺诈的行为、融资款项被挪用”的说法。

对上述指责,郑孝和曾解释称,宁波爱晚它山文化实业有限公司融资时是补充企业流动资金,而当时融资方提供给新华财富的是销售大疆科技无人机的订单,即需要资金来购买无人机和用于无人机的市场应用开发。“公司按照正常的尽调、评审风控程序进行审核,由银行发放的委托抵押贷款,所谓的虚假项目是缺乏依据的。”

公司已进入紧急状态,一半产品遭遇违约

2018年12月21日,新华财富发布公告称,公司经营管理现行“管理层”是特殊条件下成立的“看守”班子,其存续和经营管理受到多种因素的制约,基于上述原因等,公司实际上已进入紧急状态,因此不排除解散公司和停止债务催收及项目管理的基本工作。

事实上,2018年11月20日,新华财富便在致存续基金投资人的信中表示,公司决定将经营管理权提交由深圳证监局或第三方托管,报告已送达股东、董事会和监事、中证协、广东市公安局天河分局。在申请上级部门接管期间,将根据经费限制等情况,逐步停止债务催收及日常经营管理,拟定员工安置解散方案。

中基协网站公示,2016年8月19日,证监会通报2016年上半年私募基金专项检查执法情况,该机构被证监会采取行政监管措施。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提醒投资者注意风险。

2016年7月26日,深圳证监局对新华财富采取了责令改正措施的决定书。深圳证监局表示,在2016年4月-5月的检查中,发现新华财富的掘金系列私募产品存在向不合格投资者募资、未按合同履行信披义务的问题,责令其认真整改。

根据界面新闻此前的调查:

新华财富掘金系列产品总规模为4.9亿元,其中掘金5号涉及金额2.5亿元,掘金1号、2号、3号基金都是8000万元,年化收益率在10%-12%之间,投资门槛100万元起。掘金1号、2号、3号已于2015年底陆续到期,全部无法兑付本息。掘金5号2016年6月到期,其借款公司深陷多起融资兑付违约,涉及到的金额超过了3.5亿元。

新华财富网站信息显示,除了掘金系列的4只产品,新华财富还有鑫源1号、金顶1号、聚金1号3只产品出现违约。而新华财富在中基协备案的私募基金总共仅有14只,违约产品占了一半。

截至2018年11月,在非正常项目中,除掘金5号外,已有5个项目均已向融资人提起诉讼(1个正在诉讼中,4个已经胜诉),胜诉项目已经分别启动强制执行程序,部分项目已有现金回流,其中鑫源1号已经无损清算。

可见,后面等待新华财富将会是投资人的起诉和清算。

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转载,不代表本人立场,若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第一时间删除,谢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enguang.com/guandian/de8dc8c168411126f676ed7a.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