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企困境:维持扩张 殊死一搏

  • 时间:
  • 浏览:14

铜企困境:维持扩张 殊死一搏

  “由于连续几年铜价大跌,各大铜矿山企业纷纷陷入困境,资金紧张勒紧裤带,各企业纷纷减少了高成本矿山的产量,通过增加低成本矿山开采来支撑现金流。”中银国际期货分析师刘超表示,今年供应过剩的大前提仍未根本扭转,无铜可挖仅反映了矿山勘探支出的减少,并不代表铜资源的枯竭和精矿产量的减少。

  据其介绍,一季度主要矿产商英美资源、安托法加斯塔、BHP、CODELCODE等全球前7大矿商减产不超过1%,而增产的产量主要来自秘鲁和印尼,增产产量要远大于减产的产量。

  从矿山投资周期看,2015-2016年恰逢全球矿山达产的高峰期,期间全球铜矿产能料将维持5%以上增速。据ICSG统计数据,2015年全球铜矿产能约为2259.9万吨,同比增长近5.1%,2015-2018年平均增速或达到6.3%,其中主要是铜精矿产能增速提高较为明显,湿法铜(SX-EW)产能增速则显得较为平稳。

  “总体上看,2018年全球铜矿产能或将达到2750万吨,较2015年增加近500万吨,增量非常可观,几乎占到了目前总产能的五分之一。”东证期货分析师曹洋指出。

  曹洋表示,全球铜矿产能扩张加速的逻辑其实比较好理解。一方面,铜矿投资与建设周期较长,2011年后投资的新建项目在2015-2018年迎来集中投产期;另一方面,部分已投产项目的改扩建工程也在同步,这部分工程目前也在陆续投产。除此之外,虽然铜价持续下跌,但已公布的高成本产能的关停却非常有限,部分矿业公司剥离了非核心铜矿山,但其他公司收购这部分产能之后也将继续恢复运营,因此不计入产能出清之列。总体上可以概括为增量充分而缩量不足。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铜冶炼企业正在加速对海外矿山进行收购,中资企业这一轮海外收购如果顺利,极有可能会推升未来3年全球铜矿的供应水平。”曹洋提醒。

  他表示,从中资企业收购海外矿山的历史来看,前期由于缺乏经验,很多项目收购后“难产”,不过从中铝和五矿的海外收购来看,中资企业在这一块已经有明显进步。随着中资企业对海外矿山开发能力的增强,一旦收购成功都会进行全面开发,例如中铝在秘鲁的Toromocho项目,扩产后最终产能可能达到100万吨铜/年,五矿资源在秘鲁的Las Bambas项目,扩产后最终产能可能达到40万吨铜/年。

  “目前市场对于铜矿产能的高速扩张已基本形成共识,但是分歧较大的点在于这部分产能究竟能有多少转化为产量,或者说是以什么样的节奏转化为产量。直接表现就是项目是否能按期投产,以及项目投产后是否能按计划爬产。”曹洋通过模型测算,保守预估2016年全球铜矿的实际增产量在37.2万吨附近的可能性较大。

弘业期货股份有限公司;展示网址:http://blog.sina.com.cn/u/5199246754

弘业期货股份有限公司;展示网址:http://qhkh.cofool.com/view-4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