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半年钢铁去产能必须加速 业内呼吁披露各省数据

  • 时间:
  • 浏览:71

在业内人士看来,国家层面的“确保完成任务”在操作过程中难度很大。 钢铁行业去产能的进度并不理想。截至今年上半年,钢铁去产能完成全年任务的30%。7月份大幅提速,单月完成17%,但前7个月也仅完成全年任务的47%。这份“成绩单”和中国前所未有的去产能力度并不匹配,和时间过半、任务过半的要求相比也仍有一定距离。

  国家发改委产业司巡视员夏农8月9日对媒体表示,“确实说明化解产能过剩任务非常艰巨,还有很多实实在在、扎扎实实的工作要做。”夏农认为,化解产能过剩不光是去产能的问题,还涉及职工要妥善安置的问题、资产要妥善处理的问题。


  夏农同时强调,下半年必须加速,以确保完成任务。

  此前的7月7日,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在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全国电视电话会议上表示,各省签订的目标责任书就是军令状,年底要盘点交账。因此,要认真落实“各省级人民政府对本地区化解过剩产能负总责”的要求,没有完成的将被严肃追责。

  但在业内人士看来,国家层面的“确保完成任务”在操作过程中难度很大。一名钢铁行业的研究人士对澎湃新闻表示,“对企业或者地方企业来说,最大的阻力来自下岗职工的安置问题,以及企业和银行之间债务问题的解决”。该研究人士认为,到目前为止,国家并没有具体政策来落实上述两项关键问题。

  今年上半年,短短3个月时间,国务院及各部委《关于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及8项配套政策,去产能严阵以待。其中,《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奖补资金管理办法》作为最后出台的一项政策,备受业内关注,该政策涉及1000亿元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奖补资金。

  彼时,《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奖补资金管理办法》明确了奖补资金核定的详细公式,但因其强调“主要用于国有企业职工安置”引起业内争议。至于这笔奖补资金对去产能影响如何,上述研究人士表示,“这笔资金主要用于下岗职工失业救济、再就业培训费用等,对钢铁去产能来说只是解决了一小部分问题”。在该研究人士看来,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奖补资金如何落实”也是个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钢铁行业去产能除对地方就业产生压力之外,企业债务处理更是个棘手的问题。夏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由于钢铁企业资产规模很大,负债率是比较高。在化解过剩产能中一旦这个问题处置不好,容易引发社会的不稳定,甚至区域的金融风险。所以,有关部门正在研究这个问题。总的想法是通过兼并重组、资产重组、破产清算等等的方式方法,妥善解决好债务问题”。

  年初至今已七度债务违约的辽宁国企东北特钢或许正是一个典型的研究案例。此前有钢铁行业资深人士对澎湃新闻表示,“辽宁省国资委的不作为、东北特钢迟迟拿不出债务处置方案,这将会成为一场各方踢皮球的马拉松”。东北特钢债务违约问题,不仅暴露出钢铁行业举步维艰,更在考验地方国企的信用。上述资深人士表示,“辽宁省国资委不是不想兜底,但辽宁省经济垫底的现实情况已经让政府没办法兜底”。

  东北特钢和辽宁省并不是特例。前述研究人士对澎湃新闻表示,“地处浙江的杭钢能妥善解决去产能过程中的人员、债务问题,得益于浙江经济发达,企业转型机会较多。但对于其它经济结构相对单一的地方来说,钢铁去产能推进会很艰难”。

  另外,尽管目前官方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钢铁去产能完成全年任务的30%,前7个月完成47%,但截至目前为止,并没有详细“成绩单”公布。前述研究人士表示,“目前并没有公布各省份及相关企业去产能的详细情况,从历年的‘产能越去越多’的怪象来看,只公布了一个数据的去产能进度很容易让人联系到是否仍然存在水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