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工炒股_农民工炒股

  • 时间:
  • 浏览:26

一个农民工的炒股生涯

这些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幸福。太阳快下山了。找活的人们开始陆续离开这里。有的人在郊区租了房子。但很多手提肩背着行李的人显然都没有租房子。他们有的住在澡堂子里面,那里面条件好一点,比较干净,可以洗澡,可是价格也比较贵,要十块钱一晚。更多的人选择附近那种几块钱一晚的小旅馆,很多人挤在一个大通铺上。除此之外,也有人去火车站的侯车室过夜。可是到了晚上十二点往往会被清理出来。刘昆抱紧了肩膀。虽然刚过了国庆,可是临近晚上已经有些冷了。随着冬天的日益逼近,刘昆又得准备一大堆御寒的衣服了。因为居无定所,没地方存放,他每年过了冬天,就把那些冬天的衣服扔了。到了第二年的冬天再重新置办。好在都是从旧货市场买的旧货,也花不了多少钱。刘昆也准备走了。他准备招呼他的朋友,山东人小杨一块走。可是小杨正与一名找活的女子谈的火热。小杨这小子,在劳务市场泡女人是他的拿手好戏。他经常向别人吹嘘,在劳务市场,他看上的女人,只要请对方吃顿饭,

农民工律师为农民工打官司犹如炒股我被套牢了

”既然如此寒心,是否想过不再为农民工维权呢?周立太话锋一转,坚定的说“到死也要为农民工打官司。”如此坚定的原因,一方面是他对农民工容易被伤害以及维权之难的切身感受,另一方面,周立太表示为农民工打官司犹如炒股票,“被套牢了。”从1996年第一个农民工案子开始,周立太在15年接手了上万个农民工案件,这让他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案件一桩接一桩,找上门的农民工从未断过,每一桩劳动争议仲裁及诉讼案都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今天张三跑了,并不代表没打完的李四会跑。一个案子在诉讼过程中,又会有新的案子出现,一环扣一环,一桩又一桩,停不下来。”讲座中,周立太还提到,金融危机对以出口为主导的珠三角经济有较大的影响,直接体现在大量企业倒闭,但他认为无论如何也不能损害农民工的利益。虽然总的来说,深圳在劳动合同签订、社保等方面做得比较好,但对金融危机中出现的损害农民工利益的新现象要引起注意,包括企业不再支付加班费,

一个农民工的炒股生涯

老板和老板娘正坐在屋里一边吃饭一边看电视。羊跪在地上,而狗就卧在床上。刘昆受不了两口子屋里那股羊膻味。他没有进屋,就站在门外向两口子打了声招呼,将住宿费交给了老板。刘昆常住的房间就在隔壁。推开门,一股脚臭味扑面而来。刘昆皱起了眉头。房间里已经有好几个人了,正坐在床上看电视。电视是一台老掉牙的十四英寸黑白电视机,屏幕上雪花很多,每当外面有火车经过,屏幕上的图像就会闪烁不定,甚至消失,等到火车过去之后才会恢复过来。下铺的人已经不少了。刘昆脱掉鞋子,爬到上铺,颓然地倒在铺上。被子乱七八糟地扔在铺上,上面污迹斑斑。刘昆已经记不清楚在这家旅馆度过了多少个夜晚。说句实在话,他从心底里非常讨厌这个地方,但是却又离不开这里。很多时侯,躺在铺位上,他一遍又一遍地在心中问自己,这种日子何时是一个头?难道自己这辈子注定与幸福无缘了吗?电视里正在播报新闻。一条新闻不经意间传进了刘昆的耳朵:“......随着股市的连续上涨,

农民工律师为农民工打官司犹如炒股我被套牢了

法院判资方赔付了68万,但拿到钱的这个农民工却没有支付分毫律师费,“我们的人去青海收钱,他反过来组织当地人打我们。”“周立太仅仅是个律师,不要把周立太神话了”、“在网上找得到关于我周立太的几万条新闻,但在银行却找不到我周立太的一分存款!”两个小时的讲座,他花了近半个小时来表达自己对这一现象的愤怒和无奈,激动的时候甚至飙出几句地道的重庆脏话。周立太解释之所以出现此种情况,客观原因是对农民工的赔偿金多直接打入其账户,但农民工最大的特点就是来自天南地北,一些人收到赔偿后就跑掉,让他无处讨债。而更深层次的主观原因是农民工群体缺乏一种合约意识。“我曾经说过,农民工社会是一个游民社会,这是一个不讲规则的社会,这么多年来,我最大的一个愿望就是农民工必须讲规则。”他甚至苦口婆心的分析不讲规则的危害性,认为这不仅影响了社会整体的法治进程,还挫伤了律师给农民工打官司的积极性。“这样的社会是不和谐的,让人寒心的。

农民工律师为农民工打官司犹如炒股我被套牢了

另一层则是他自己的农民工的身份。出生于重庆市开县五通乡一个农民家庭的周立太,仅读过小学二年级,1980年至1983年期间他曾在湖南省安乡县的一个砖瓦厂打工,打工期间自学法律,1986年取得律师资格。从1996年5月1日到深圳办理第一个农民工工伤赔偿案件,周立太和他的律师事务所先后受理全国各类农民工维权案件一万多起,而让周立太名声大噪的是在2001年他代理吴雪等56名中国女工被韩国企业老板非法脱衣搜身的案子。然而,周立太绝对算得上是个充满争议的人物,2007年,一篇题为《又有一群“狗日的”跑了》的博文,让周立太站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为农民工鞠躬尽瘁维权的他,反过来又骂拖欠律师费用的农民工为“一帮畜生”。3年后的今天,他仍然在公开场合重提这篇文章,强调这些农民工是“不守规则”的人。他用略带愤怒的口气,举了个最近发生的一个例子,青海省的一个农民工辗转深圳、重庆等多个城市找到周立太打一个维权官司,胜诉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