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股高手阮杰_炒股高手阮杰

  • 时间:
  • 浏览:15

阮杰“八冠王”西部股神——从儒商到民间炒股高手

这几只股票平均涨幅在25%以上,相比大盘2。5%的周涨幅整整超出了十倍!“你为何能选出这样强势的股票?”当晚,阮杰打开他的电脑,对着盘面一只只详细分析他推荐这几只股票的理由:昌河股份,属汽车板块,是军工行业跑出的一匹“黑马”。随着汽车销量的大增,它生产的低价安全、环保型节能汽车,日益受到市场的青睐。但从K线形态上看,大盘大涨,它前期涨幅并不大,5月15日创出新高后,已在高位盘整了三天,短期具有连续上攻突破之势。推荐后,4天上涨了40。78%。而选海南高速的理由是,它垄断着整个海南省的旅游交通资源,第一季度利润同比增长184%,现又进军地产,技术上分析,主力随时可能大幅拉升。推荐后,涨幅达21。93%。同样,所推荐的新黄浦基本面向好,它将全盘掌控华润期货,中期业绩预增,且低位放大量,主力拉升意图明显。几天的涨幅也在20%以上。华联控股更是基本面有重大变化,它由原纺织行业向石油新行业转移,同时兼备沪深300样板股等业绩暴增火爆题材,

阮杰“八冠王”西部股神——从儒商到民间炒股高手

炒股高手阮杰杰:阮杰,男,1963年生,西安人,大学文化。入市年。投资风格:把握趋势,波段操作,中线选股,短线进出。操盘感语:轻大盘,重个股,精选股票,满仓操作。忘记成本,手中有股,心中无股。阮杰夺冠主要战绩●2003年3月,西安经济台“渤海杯”股票实盘大赛。当时证券市场遭遇“非典”袭扰,在大盘恐慌性下跌100多点的情况下,阮杰轻松地以33%的收益荣获第一名。●2005年3月,西安电视台“股市英雄”栏目,在当时大盘暴跌200多点的情况下,阮杰应邀参加打擂,三期连擂获利21%,成为唯一荣获“股市英雄”称号的第一人。●2005年底,《华商报》“寻找三秦炒股第一人”模拟大赛,正值大盘跌破1000点,市场人气惨淡,受邀参加比赛的阮杰以两个月累计获利77%的成绩荣获总冠军。●2006年4月,24个交易日,阮杰以42。9%比1。2%的极大差距获得特别邀请赛的总冠军。●2006年5月初,《华商报》“金元杯”实盘投资大赛,

阮杰“八冠王”西部股神——从儒商到民间炒股高手

很快受到广大读者的欢迎。开阔的思路,执著的追求,使阮杰的事业发展很快。几年功夫,他在全省已开设了70多家“读来换去读书会”连锁店,成为全国五大读书会之一,这不仅促进了全民的读书活动,也为他日后以雄厚的实力腾飞股市,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忆起这段往事,阮杰说:“在那个时代只要敢闯,一般都会有收获,只是或多或少,有点像当年的原始股投资。”股海追梦,迷茫中探索追随事业的梦,是五彩的。当新中国股市诞生后在书刊杂志越来越多的得到反映后,阮杰看得多了,想得也多了,他每天一拿到书刊,了解股票市场发展的动态。渐渐地,他的兴趣越来越浓,最后,他发现自己喜欢上了股票投资这一行。1995年底,他决定试水股海。当时,他拿了2万块钱走进证券公司“投石探路”。可是,茫茫股海,路在哪里?他不知道。只有靠着证券公司的工作人员提供的建议进行操作。由于无知,甚至还弄出了笑话。一次,他看到一只股票第二天的价格比头天的价“便宜”了一半,

阮杰“八冠王”西部股神——从儒商到民间炒股高手

为查阅一本书,泡了半天阅览室,仍然一无所获。他想,书籍作为知识的载体,不是一次性消费的东西。如果让书刊能像货币一样流通,价值就可以充分利用,又能使读者少花钱多读书,获取更多的信息量,从而解决“读书难”的问题,这岂不是阅读方式的一种改革?于是,他怀着美好的愿望,在考察了北京、郑州等地文化市场后,经过充分论证,广泛调研,他最终决定辞职“下海”,自筹6万余元,在古城八仙庵的一条小街上办起了西安市第一个“读来换去”读书会的换阅点,自此迈出了他人生旅途可喜而重要的一步。在那个年代敢于丢掉铁饭碗,出乎很多人意料。家人不理解,许多好心人也劝他不要干这不赚钱的事。但阮杰只要定好的目标,就要去努力实现。他借钱,租房,买书,订杂志,办手续……一天要忙12个小时以上。他的读书会规定:读者只需交纳10元钱,无需任何介绍信或记名,便可在一年内换阅读书会里所有的任何一本书刊,次数、时间和借阅地点都不限,这种新奇的借阅办法,

阮杰“八冠王”西部股神——从儒商到民间炒股高手

阮杰并不满足。他深知,股市是座诱人的金矿,但要真正开启财富的大门,不仅要有胆量,更要有智慧和娴熟的技艺。当时,阮杰虽然接触到市场上许多比较先进的炒股软件,但对这些“工具”,阮杰均感到不尽人意,具有很多局限性。2000年始,他开始着手要编写一套适合于自己炒股思路的个性化软件。为此,学中文的他开始自学C语言等有关编程函数的知识。这条探索的路,异常艰苦。采访中,让记者看看阮杰当年艰苦创业时的“斗室”。那是在三楼顶上搭建的一间只有八平米的简易活动屋。冬天,寒风雪花往里灌,夏天,没有空调风扇,蚊虫叮咬,酷热难耐……阮杰就是在这里,度过了他长达一年的“苦行僧”生活。白天,他专注地看盘、复盘,晚上,他把自己关在这八平方米的小阁子楼里,对自己设计的编程公式,反复测试,近一年时间,进行了上千次的试验。他忘了休息,忘了一切,每天都是深夜两三点才回去,有时甚至天亮了才拖着疲倦的身子回到家里。一次,他累病了,发起高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