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所有资源皆来源于互联网,本站所有文章观点均不代表站长个人观点,投资理财有风险,请谨慎操作!

广告
  1. 首页
  2. 软件书籍

《金钱的游戏》连载3:风云际会

屈人之兵而非战也,拔人之城而非攻也。

——春秋·孙武《孙子兵法·谋攻篇》

第 3 章

风云际会

2010年12月10日,坤叔通过十几个交易日逐步进场,完成了1万手橡胶多单的布局,童老师当天增仓5000手,橡胶被拉出一根涨幅超过2%的中阳线,市场的多头氛围再次被点燃。

橡胶要进场的多单已经完成,坤叔打算短期内基本上不做加减仓的动作,于是下午没收盘就走出办公室。路过下单员座位,他正在看着K线图复盘。

坤叔走到司机老陆边上,老陆正在“专心”地看着电脑,而没有注意到老板。公司为老陆配了电脑,但老陆一般不待在办公室,而是喜欢和楼下的保安或保洁闲聊,但这一个多月来有点反常,总是在座位上看电脑,时不时还动动鼠标。

“哟,老陆,你也开始做期货了!”坤叔看到老陆的电脑屏幕上是白糖的K线图,而且下单的窗口也开着。

“没有,没有,”老陆急忙把显示器关掉,脸色都变了,“没做期货,只是看看。”

“做期货又不犯法,只是你最好是拿小钱玩玩,不要用大钱做,也不要天天盯着看,这玩意上瘾了不好。”

“知道了,知道了。”老陆看到坤叔拿着包,回过神来,“坤总现在要走吗?”

“是的,今天早点下班,你送我到小区会所,我去游个泳,活动一下筋骨。”

走的时候,老陆回望着电脑,欲言又止,有点舍不得的样子,脸色略有发青。

今天走得早,高架上不堵,但老陆踩了几次急刹车,高架下来,又险些闯红灯撞到行人。

老陆以前开车很稳的,今天怎么了?坤叔觉得老陆最近可能有事:“老陆啊,今天我请你喝酒,就到小区会所的餐厅好了。”

包厢内,两杯小酒下肚后,老陆心里似乎不那么纠结了:“坤总,其实我这段时间在做期货,亏了一些,您期货做得这么好,和我说说怎么做才能赚钱吧!”

“你明天早上做一两手橡胶的多单,过两个月再出来好了。”

“能赚多少?”

“30%总有吧!”坤叔心想还是把收益率说低一点好,免得给他太高的预期。

“那不行,太少了!”

“哟,你想赚多少?”

“坤总,我跟您已经1年多了,敬您这杯酒。”老陆一饮而尽,“实话和您说吧!我把家里的钱偷偷拿出来做期货,亏了60多万,这可是我儿子明年结婚、装修房子和买车要用的钱,要是被老伴知道了,非骂死我不可。”

“你是怎么亏的?说来听听。”坤叔本想让他停止做期货,直接给他60万红包,但心想还是了解一下情况再行动更好一些。

“我们小区一个一起打麻将的朋友,叫小黄,他刚好是期货居间人,经常听他说做期货和股票差不多,而且当天进当天就可以走,跌了卖空也可以赚钱。本来我不想做的,因为您提醒我多次不要轻易碰期货。不过经常听他说谁谁谁5万赚到100万了,谁谁谁翻了几倍了,又从同事们那边得知您近期超级大赚,于是我想做期货还是能发家致富的,而且我们的另一个朋友,在他介绍下做期货三个月就翻了一倍,于是我就想拿5万试试。刚开始还好,听小黄介绍的一个专家的建议做多白糖,一个星期就赚了2万多。”老陆说到这里,眼神中闪过一丝骄傲,但只是一闪而过,“后来就不行了,行情下跌,我就拿着多单不动,跌下来亏了3万,专家说是更好的建仓机会,于是又打了15万进去,结果一个星期就基本亏完了。于是我不再相信什么专家,自己又拿30万去做,一会儿做多,一会儿做空,赢的是小钱,砍仓的都是大钱,还是亏。”

老陆说着说着,突然悲凉起来:“最后,家里60万用来结婚的钱只剩下10万了,而我傻乎乎地认为前面亏了点钱,交了学费,已经有长进了,水平差不多了,想尽快把亏掉的50万翻回来,可是本金不够。这时小黄又说他老板莫总可以配资给我做,配2~9倍,如果是只做日内短线可以配9倍,就是我把10万打到他们指定的账户,那个账户他们出90万,总共100万做,这样要赚回50万只需要翻50%就够了,而且利息也不高,每个月只要3%,利息按天结算,从账户里每天转一点出去。于是我拿10万配了90万,可是操作100万的账户,感觉压力很大,而且每天做日内短线非常紧张,很快就亏了8万多,然后他们就把单子平掉,密码改掉,不让我做了。”

坤叔心想坊间流传的配资业务,原来是这么个套路。

“我不甘心,小黄就建议我借点钱再配,于是又瞒着老婆找亲戚借了4万,凑足5万配45万。这个50万的账户,没几天就亏了4万多,被强平收回了。这4万本来说2个月内一定会还的,到时还不出估计连亲戚都做不成了。后来我又凑了1万找小黄配9万,小黄说单子太小了,他老板那边做不了,就把我介绍到另一家规模小一点的配资公司,对方的业务员叫宋大富,利息稍微高一点,我接受了,于是又做了一个10万的账户。这个账户操作得也不理想,1万本金已经亏了5000多了,宋大富说我本金变少了就同步减少了配比资金。我估计这个账户也撑不了多久了,今天中午我打电话给小黄让他借我1万,他不肯借。我现在想如果这个账户也亏掉了,就等春节后,拿到工资和奖金后再赌一次,也只能这样了。”

坤叔以前听说过配资公司几乎100%的客户都会短期内死掉,明知客户会死也想尽办法拉进来,现在活生生的案例发生在自己身边了。如果说金融市场没有道德可言,那么可以说配资公司的某些人可能是金融投资市场最没良心的人。

“这两个星期你什么都不要做,但你要每天来公司上班,而且不许你碰电脑,两个星期后我借给你60万,这钱什么时候还都无所谓。”坤叔决定治一治小黄所在的那家配资公司。

老陆走后,坤叔给助理谢重夕发了一个短信,说是接下来两个星期不在公司办公,也不在杭州,不要和他电话、短信联系,重要的事可以发邮件,每天晚上他会看邮件并回复的。

随后,坤叔很快就通过相关朋友问到了小黄和宋大富的电话,还了解到小黄的老板叫莫非,在配资圈是个有名的“狠角色”,之前害了不少配资客。

第二天一早,坤叔出门买了假发、假胡子、假眉毛和隐形手套,打扮成一个头发稍长、络腮胡子、眉毛浓密的西北汉子——路尚,还买了一张不记名的手机卡和一个新手机,他把手机卡装到手机中,拨了宋大富的电话:“宋经理你好,你那边可以配资做期货的是吧?”

“是的,你有需要吗?”听声音,宋大富估计还没起床就被电话叫醒。

“我想10万配50万,价格怎么算?”

“一般是一个月3%的利息,如果不做隔夜持仓,利息可以便宜一点。”宋大富还是躺着漫不经心地说,“不过今天是星期六,我不在公司,星期一我联系你如何?”

“这样吧,我50万配450万,利息高一点无所谓,最好今天就处理,因为我周一就要交易,现在行情很好,早点做能多赚一点。”

宋大富一听这生意也不算小,就约路尚一小时后到公司见。

路尚到宋大富公司时,看到门开着就直接走进去了,公司里只有宋大富一个人在,宋大富带路尚到小会议室,给他倒了一杯水。

“我看一下你们的配资协议吧!”路尚开门见山,“如果没问题,等一下就签,我的钱下午就能到位,只要周一早上把账户给我就行。”

“好的,没问题,我这就打印两份拿过来给你。”宋大富从未见过如此爽快的客户。

路尚隔着小会议室的玻璃环顾了整个公司:大约250平方米,两个经理室、一个财务室、一个风控室、一个大会议室、一个小会议室、15个左右卡座,前台挂牌的是投资公司的抬头。

宋大富走到自己的卡座打开文件打印,然后去打印机那边拿了两张纸进会议室:“路先生,我们的协议就一页纸,简单明了,我们和客户都是这么签的,你看看。”

路尚扫了一眼合同,其实是一份借款协议,大意是乙方向甲方借款多少钱用于期货投资,乙方愿意每个月支付甲方多少利息,利息按日计提,乙方的保证金打入甲方指定的账户,还有就是对账户盘中持仓和隔夜持仓的限制,以及亏损达到多少时必须追加保证金否则甲方有权随时平仓。

“合同没有问题,我马上可以签。只不过我周一要操作,明天要打50万给你们,50万也不算小数字,所以我想在协议上注明一下甲方代表是你宋大富,然后请你把身份证复印件给我一份,当然,我的身份证复印件也给你一份。”路尚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昨晚“准备”的身份证复印件,展开交给宋大富。

“没问题,我这就复印好拿给你。”

责任编辑:韩奕舒

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转载,不代表本人立场,若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第一时间删除,谢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enguang.com/rjsj/367ef151715d2c9ec8e655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