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股票学习

丰岭资本金斌:股市不怕缺少机会 最怕错了翻不了身

  丰岭资本董事金斌股市最怕的不是缺少机会,而是怕错了翻不了身

  来源:天风研究

  前言

  “股票投资最怕的不是错过机会,而是搞错了不能翻身。”这句话,丰岭资本董事长金斌在天风证券大讲堂里至少重复了三遍。

  金斌还说:美国20世纪10个最大的牛市,有很多是在经济很差的时候发生的。

  a股市场对成长的追求特别渴求,但有很多是伪成长股,有的甚至就是周期股,只不过几年正好赶上成长的周期。如果把A股放在更长的时间维度,或者放在更宽广的市场,过去6、7年A股的定价体系可能需要修正。

  问题的核心不在于你坚不坚持,问题核心是你对自己的判断有多少信心。有些人觉得就是有信心,光凭信念就好了,这是最危险的。

  在天风证券的“天风大讲堂”上,金斌比较系统地分享了自己的投资方法。

  他对着在场的卖方分析师反复强调:“如果别人告诉我的重仓股有问题,我觉得很开心。你告诉我股票不行,我卖了就好了。如果你天天说我的重仓股好,有什么用呢?我也觉得好才买的。”

  敢于找错、敢于认错,学统计的金斌用概率推演做了一期精彩的投资讲堂。

  自2001年起先后在国泰君安(香港)研究部、国泰君安研究所、银华基金等公司工作、分别担任股票分析员、研究部总监、基金经理投资决策委员会委员等职务,经历过几乎所有投研岗位,对A股和港股均有深入研究。

  2011、2012年,其管理的银华优势企业基金分别获得股债平衡式基金组别第一名及第三名。从事阳光私募后,先后荣获金牛奖、英华奖等超过20个业内知名奖项。

  本篇精要

  1,丰岭资本对自己的要求:

  “远见”,希望自己看东西看得远一点。“进化”,我们希望每天比过去进步一些。“稳进”,知道进退。

  2,估值定价是研究的起点和终点:

  而定价要有DCF思维,包括绝对维度和相对维度。

  绝对就是我们不用参考历史和同业,简单的根据自己的判断设定参数,看看公司值多少钱;相对就是参考历史和同业的当前定价水平,来给自己定价。

  最好的情况,就是两个维度都指向一个方向。

  3,坚守与改错:

  处境不利的时候,核心问题不是要不要坚守,而是你做了多少功课,你对自己的判断多有信心?

  没有做功课支持的盲目自信最害人。股票行业最缺少的不是投资机会,而是怕错了翻不了身。

  4,关于风格变化:

  和证券市场的制度设计有很大的关系,但政策有时候也经常变,你把时间拉长了,经济规律是不会变的。

  所以如果把时间拉长了,风格就没有这么重要了。最后,人的精力有限,我们做研究要做一些有积累的事,不要在短期的交易上面。

  培训实录

  金斌:非常感谢请我来做这个分享,我来的时候还有点忐忑,我们过去几年也犯了很多错误,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

  我看前面的几期都讲得很好,所以我今天想换个角度,不一定是很成体系的东西。

  我希望做一些小主题的分享,这些也是我们过去经常被问到的一些话题。

  远见、进化、稳进

  今天讲几个比较小的内容,第一是我们对自己的要求 “远见、进化、稳进”。

  “远见”,希望自己看东西看得远一点。为什么?股票投资,时间越短不确定性越大。

  今天下午老太太老大爷刚开户,买的股票,有可能未来一天、一周甚至1个月都会涨得比你买的好,这种概率很大。

  短期投资表现,运气的成分很大。所以没有办法,这个行业,只有把时间拉长了,一个好的投资框架及方法,才能显示出优势。

  我是学统计学的,当我们丢一个硬币,即使你有比较好的技巧,每次赢钱的概率有55%。但如果只赌这么一下,你赔钱的概率依然很高;如果赌1万次或者更多,根据大数定律,你几乎一定是赢的。

  “进化”,我们希望每天比过去进步一些。投资这一行,变化太快了不行,一成不变也不行。

  如果研究员今天推荐大家买一个股票,明天又让大家卖,大家会觉得你没有主见;但如果你永远没有变化,大家又觉得你没有进步。

  基金经理也是,业绩好的时候很容易自我膨胀,不自我加强已经很难得了,更不用说改进了。

  我自己的经历,往往是在业绩受到挫折的时候,更容易反思自己的缺陷,业绩比较差的那个阶段,可能反而是自己水平进步最快的阶段。

  因为这时会反思,我们是不是搞错了?要不要改进一下?改进过程中才会得到进步。

  我们过去几年见到很多渠道及客户朋友,几乎每一个人都希望基金经理有一个非常稳定的投资风格,最好基金经理都有一个十分明亮的标签。

  我曾经努力希望把自己贴上对方希望的一类标签,最后我发觉,如果我不想骗大家的话,我哪一类都不是,我没有办法给自己贴一个简单的标签。

  我没有觉得我现在的投资框架已经完善到不需要改变了,我们还有很多需要学习和改进的地方。

  经过这么多年,我发现拥有固定的投资思维并不是一件好事,因为这种情况下不会有进步。

  今天我们可以看到在投资领域,无论是投资还是做股票研究,如果已有一个很稳定、很好的方法,以后不用改变了就会持续的赚钱,那我们可以将这个方法变成一个计算机程序,那就持续赚钱了?

  事实上不是这样的,即使是做量化投资的人,都还在不断地调整自己的模型,我没有听说过谁靠一个固定的模型吃一辈子的。

  因为市场本身也是处在一个不断进化的过程中,从这方面考虑,对于我来讲,我觉得就没有终点了,到退休的时候仍然还在完善自己的框架。

  所以凡事最多只能说越来越好,而不是不用改变了,进化的过程是很重要的。

  “稳进”,知道进退。我记得刚刚入行的时候,工资很低,压力很大。前辈跟我说不要着急,我们行业最不缺少投资机会。

  股票和其他行业不一样。做实业的人,生怕错过机会,担心错过这一村就没有下一店了。股票不一样,每天都有股票涨停板,一年200个交易日,如果你1年能抓住两个,持续50年或许就是另一个巴菲特

  所以股票投资最怕的不是错过机会,而是搞错了不能翻身。对我们来讲,在市场上要知道进退,搞不清楚那就不赚钱,也就算了。

  过去这么多年自己回过头来想,有很多牛股的钱我们都没有赚到,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这个市场机会太多了,你哪怕只要抓住你能把握的机会中的1%,就有机会获得不错的超额收益。

  股票研究的好行业和坏行业

  我刚刚入行做股票研究的时候,每个人都想研究热门行业。

  我2002年刚上班的时候,领导说金斌你没有什么经验,你先研究这些破铜烂铁练练手,于是,半年后大宗商品的超级大牛市就启动了。

  后来我转到国泰君安研究所,热门大宗商品行业轮不到我,我只好去研究没人覆盖的家电。当时看起来竞争非常惨烈,毛利只有10%多一点,似乎每天都在价格战

  当时还没有淘宝、京东,只有苏宁国美每天在报纸上打广告,似乎每天都在降价。

  我当时去路演,给客户推荐格力美的。但很多基金经理觉得这个行业天天降价,原材料翻倍的涨,毛利又低,公司怎么能挣钱呢?结果过去10几年大家看看家电公司的涨幅。

  2004年我到银华基金,当时基金公司人少,我先后又分别负责过煤炭电力食品饮料农业、旅游、金融等行业。现在很多看起来比较高大上的行业,在当时很多甚至是一些边角料没人愿意覆盖的行业。

  股票没有好行业、坏行业之分,因为股价提前反映投资者的预期,如果每个人都觉得不行,股票会提前跌很惨。反过来看,也许意味着机会,除非这个行业不存在了。

  股票价格提前反映很多好的和不好的预期,热门的行业意味着研究竞争更加激烈,冷门行业意味着研究竞争不足。

  过去10年如果看港股,大家都会觉得腾讯是最好的选择。其实有一家很不起眼的做服装的公司,叫申洲国际,涨幅高过腾讯。

  根据我自己做研究员的经历,没有好行业或者坏行业,只是不同的时候所处的位置不一样。

  我记得在2007年我们银华基金从深圳搬到北京,我们的金融和tmt分析员不愿意去北京,我去市场上找分析员。

  有些TMT同行建议我不要找这个行业的分析员了,那几年这个行业没啥机会,大家都看不到希望。

  比较近的,我们看到在2013-2015年很多传统行业分析员都在转型,都觉得自己传统行业没有活路了。

  如果大家觉得这个行业会有很好的机会,全世界最聪明的人都来了。反而是不热门的地方,聪明的人都没来,有时候你能找到机会不是因为你比别人聪明,而是聪明的人没来。

  所以对股票研究来说,是很公平的,热门行业竞争激烈,不容易找阿尔法;冷门行业机会看起来少,但竞争者也少,也许更容易找阿尔法。

1 2 3 下一页

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转载,不代表本人立场,若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第一时间删除,谢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enguang.com/xuexi/6fc2f909b99cdf0f8cfae8f4.html

标签:

标签: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