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ICP备16033882号-3

  1. 首页
  2. 股票学习

陈宇:A股正处于牛市前夜

  北京神农投资总经理陈宇认为,中国历史上的大熊市从未延续超过4年,熊市已经结束

  今年以来的A股在跌宕起伏中走出了很长一段“熊”势,散户总是成为最受伤的人。但最近两周沪指连续回升,让一直揪心的中小股民渐渐有了喜色。财政政策央行公开市场操作层面,不少措施被市场解读为放松的迹象,A股市场也节节走高。牛市就要来了吗?小散还有没有可能赚钱?北京神农投资总经理陈宇的看法是,当前市场正处于大牛市的前夜。散户不要着急,等一切迹象充分表明牛市来临的时候再买入。

  今年股市跌得不算厉害

  新京报:对今年的A股“熊”势,你怎么看?

  陈宇:其实今年以来A股的下跌,既不是过去五年来最悲惨的一次,更算不上是过去十年最悲剧的一次。从2001年到2011年,10年间倒是有7年是下跌的。而截至10月28日收盘,2011年上证综指跌幅不过11.92%。最近股市是涨的。如果这样的走势在剩下来的一个多月里延续下去,兴许股指还是正收益。

  新京报:既然股指跌幅并不惊心,为什么股民反应特别强烈?在9月底,有股民在微博上号召销户,当时有一些证券公司创下了一个月“零开户”的记录。股民用脚投票,你认为有哪些原因?

  陈宇:整个股市5年来的运行轨迹,就像一个被扔到空中,然后掉下来的钢球。在2008年底砸出1664点的大坑后,2009年弹起来。2010年初反弹到顶又落到2319点后再弹起来,然后一路向本轮熊市的终点滑落。

  股民今年的亏损表面看并不是最严重的一年,但如果把近4年的亏损累积起来,则是相当的惨烈。一时间,中国的股民好像都很懂经济学,很关注国际政治经济了。很多以前始终存在,但被普遍忽视的不利情况突然被看得很清楚,然后被恐慌的心理所放大。正如一位伟人所说,我们本来一直在站着赏,并为花的美丽和芳香所陶醉。但当我们蹲下去的时候,却看到了正在花下乱爬的肉虫和蚂蚁。于是人们惊呼着逃离,也就不足为奇了,但是美丽的花还在那里绽放。

  新京报:赏花的人吓跑了,跑去了哪里?

  陈宇:2007年美国引发全球金融危机后,包括中国在内的主要经济体都采取了宽松的货币政策。为了抑制随之而来的通胀,今年政府采取了紧缩的货币政策。或是出于统筹的考虑,央行采用连续提高存款准备金的策略,这种政策表面上只是回笼货币,不像加息那样显性地增加资金成本。但资金的水龙头一关,立即就产生了资金“黑市”。突然从银行贷不到款的企业,迅速抬高了民间借贷利率。各种形式的高利贷应运而生。资金成本从月息2分,普遍提高到3-5分。一边是股市还在“跌跌不休”,另一边把钱借出去,就能稳稳当当(微博)地赚回10%-30%来。投资人不用脚投票才怪。

  股市要加快市场化建设

  新京报:沪指点位一度回到了十年前的水平,而上市公司的数量和融资额一直在快速增长,有人把A股不振的原因归结到发行方面,说是“越穷越生”,你认同吗?

  陈宇:今年以来新股上市保持了极高的频率,我对此的看法是:旗帜鲜明地拥护和支持新股的快速发行。同时呼吁尽快加强退市、做空、新三板等配套的市场化机制的建设。

  A股长期以来面临的一个严重问题是供给不足和价格扭曲。A股上市公司的股权大部分被锁定不卖,只有少部分可交易。相对于A股1.3亿开户数,供需的不平衡导致股票价格在长时间内普遍溢价。换句话说,A股的价格从一开始就被定得太高。

  快速地发行具备全流通能力的新股,是改变供需市场化的关键一步。因此新三板的推出非常必要,中小板创业板的股指期货应尽快推出,其他做空机制的完善,以及国有股减持也应有统筹的安排。

  散户赚钱有三个原则

  新京报:老问题,为什么散户总是股市中最容易受伤的人?

  陈宇:今年上证综指虽然跌得不算多,但创业板最多跌了35%。在股改和创业板推出后,a股市场已出现了十分深刻的变化。市场最强大的主体,已历经从散户—庄家—基金产业资本的演变过程。随着限售股的转流通和新股的蜂拥而来,市场的多空力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持股的散户发现他们面对更多更强大的卖出力量,卖出股票者的成本和逻辑完全和散户不一样。这是散户在创业板上吃大亏的主要原因。游击队员本来只和还乡团打,突然遇到执行三光政策的“鬼子大队”,那还不跑到山里去?

  新京报:在这样的市场格局下,散户还有没有盈利的可能性?

  陈宇:散户在过去十年的A股市场是不赚钱的。当然散户投资人也不是完全不能参与,但需要根据这个市场的变化采取正确的策略。归纳起来就是3个原则:1、炒股要“听话”。政府支持股市发展时买入,政府警告大家小心股市泡沫的时候卖出。2、选择合适的时机。不要着急,等一切迹象充分表明牛市来临的时候再买入。3、买资本家买的股票。在产业资本的时代,买的不如卖的精。当产业资本,包括大股东、管理层和战略投资人掏现金买入股票的时候,就跟着买。如果这三条原则都符合,散户可以放心买入抄底。

  A股难以复制巴菲特

  新京报:可以进行价值投资吗?

  陈宇:这么多年,我算看明白了,中国的上市公司大多数不靠谱,即便有靠谱的,也面临着更复杂的环境。因此,要带给投资者长期稳定的回报是很难的。像巴菲特投资可口可乐获得巨大成功,这样的事情在A股难以复制。

  新京报:年底至农历新年前是黄金收藏产品的旺季,你怎么看黄金投资

  陈宇:盛世古董乱世金,现在又不是乱世,买黄金跑路有用吗?我觉得买黄金还不如买点石油

  新京报:近期出现反弹,这表明牛市将至,还是资金出逃前兆?如何看后市?

  陈宇:当前市场正处于大牛市的前夜。近期的上涨代表着启明星亮起,未来肯定会有反复,但大趋势是越来越“亮”。

  欧债危机最坏的时候似乎已经过去,中国有放高利贷跑路的也有留学归国的,银行坏账风险似乎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可怕。中国历史上的大熊市从未延续超过4年。A股本轮大熊市到10月19日刚好满4年。我看2307点恐怕是个大底。判断熊市已经结束,出现牛市反转。

  本报记者 常惠芳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enguang.com/xuexi/a2bb8473c650d933f16b580e.html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